“儿子,你听说过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吗?”

十二岁时的一天黄昏,父亲突然问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奥雷里亚诺.....布什么迪亚?”

我十分吃力地念着这个貌似卡斯蒂亚语的拗口名字,心中一片茫然。

“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

父亲纠正着我的发音,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站在夕阳的余晖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似乎有些惆怅地说道:

“那个人是爸爸的偶像。”

“他是个革命家,一生曾发动过三十二场起义。”

“他的军衔只是上校,但却是所有革命党人心中的领袖。”

“他领导的战争虽然最终失败了,但曾经与他血战过的敌人们却十分敬重他,还称他为英雄。”

说道这里,父亲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我:

“儿子,现在你知道爸爸为什么会崇拜他了吗?”

年幼的我用童话故事里常用的逻辑想了想,一本正经地答道:

“是因为爸爸想成为奥雷里亚诺上校那样的英雄?”

“放屁!”

父亲啐了一口,露出像往常那样吊儿郎当的神情,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都是谁给你灌输的这些迂腐的玩意?你后妈?你妹妹?还是那个叫玛格丽特的小丫头?”

他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脑袋,然后将钳在牙缝里的牙签和碎肉一并吐了出来。

“听好了,你老子我跟你讲这些,就是想告诉你:刚才说的那些全他妈的不重要!只有傻子才想要成为那样的人!”

说着,父亲又吐出一口浓痰,又用靴子将痰液用力地踩进脚下的沙子里。

“知道你爹我为什么崇拜他么?”

这一次,我乖乖地摇了摇头,没有说出心中浅薄的见解。

“听好了,听仔细了。”

父亲用力地将我的脑袋掰向他的面孔。

“那个叫奥雷里亚诺的禽兽,在二十多岁的时候,骗了自己邻居家的小萝莉当老婆,还让那萝莉给自己生了一对双胞胎。”

“后来,他在行军打仗的期间,找了十七个情妇,生了三十六个私生子。”

“最丧心病狂的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他还让那十七个情妇都带着孩子来自己家里庆祝!所有情妇跟孩子都和和睦睦,一起欢度佳节!这样明目张胆开后宫,都没被柴刀,简直不能忍啊!不能忍!”

“这才是你老子我崇拜他的地方!听明白了吗?我的傻儿子!”

父亲抓握着我的头皮来回摇移,脸上则露出向往的神色。

“天下布种啊!天下布种!成为后宫王,将祖传的染色体撒遍整个世界,这才是属于男人的浪漫啊!”

父亲紧握拳头,眼神中似乎透露着某种向往。

他再次将目光投向我:

“傻儿子,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我想了想,认真地答道:

“我要学习奥雷里亚诺上校.....长大了也要成为那样的后宫王!”

“孺子可教也,不愧是我林登万的儿子!”父亲满意地摸了摸我的头,循循善诱道,“不过这样的目标或许还是好高骛远了一点......你还是想想眼下该怎么做吧?”

说实话,当时的我其实并不理解所谓“后宫”所谓“情妇”到底是何物,也不知道“开后宫”是什么概念。只是本能地因为父亲的夸奖而感到高兴。

于是,我认真地思索了片刻,按照父亲平时经常念叨的那几个词汇,结合着他刚才所说的话来组织语言,一脸坚毅地说道:

“我要把玛格丽特的肚子搞大!”

这是我当时所想到的,与父亲的期望所接近的回答。

毕竟他平时总在我面前念叨“要把谁的搞大”什么的,在当时的我看来,这大概就是“情妇”这个词的含义了。

而玛格丽特是我青梅竹马,是我当时唯二能够接触的同龄异性。

至于另一个,嗯.....那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不说她,倒不是我当时就有什么很强伦理的观念,只是单纯的因为我很讨厌她。

或许你会问我为什么会讨厌自己的妹妹?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

平心而论,我的妹妹继承了来自后妈的优良基因,淡紫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紫罗兰般的眼睛,除了平胸这一点颇为遗憾以外.....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都能算的上是十足的美人。

这样漂亮的妹妹或许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吧?

可遗憾的是,妹妹虽然继承了后妈标志的容貌,但在性格上却完全与温柔淑均的后妈南辕北辙。

毫不夸张地讲.....她是一个十足的暴力狂!一个长着魔鬼脸蛋和魔鬼心肠的的暴力狂!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十三岁之前,我打不过我妹妹,因此被一直被她欺负...准备来讲是被这个女魔头单方面花式吊打。以至于我一度开始惧怕所有雌性的生物....嗯,包括后妈养的那只母猫在内。

“废物老哥,沙包大的小拳拳你见过吗?”

每次梦到幼女时期的妹妹奶声奶气地揪着我的衣领,用“小拳拳”捶我胸口时的画面,我都会惊叫着从噩梦中惊醒。

妈妈呀,太可怕了!简直是童年阴影!

后来如果不是碰见了温柔的玛格丽特.....我想我大概会一辈子沉浸在对女性的恐惧中吧?

说到玛格丽特....她简直是我的天使。虽然从年纪上与我相差无几,但感觉上却像是我姐姐。总是那样温和的包容我、关照我。说话的声音也是那样的柔和细腻,脸上还总是挂着浅浅的微笑。那笑容就与她金色的长发一样灿烂。

不知为什么,小的时候,玛格丽特的父亲总是把她寄养在我家。

说实话,我家里也总是空荡荡的,其实很没意思。但玛格丽特还是在无聊中开发出了她的乐趣——照顾我。

因此,她总是时不时地拿着菜谱和几本垫脚的厚书在厨房忙上忙下,做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料理给我吃。

不得不说,玛格丽特在厨艺上很有天赋。除了前几次,调料的剂量拿捏的稍微有些不到位之外,之后做出的东西都很好吃。准确来说,是越来越好吃了,还总是变着花样。除了我明确表示喜欢的几道菜品以外,几乎没有重复过。

其实也不只是在厨艺的方面,玛格丽特在家务和照顾人这两方面的造诣都是登峰造极的。以至于,我有时候甚至都会幻想一直躺在床上,让玛格丽特帮我包办代替所有的事情。按照玛格丽特的性格来看.....就算是这样我大概也能以废人的方式完美渡过一生吧?

除了做饭以外,玛格丽特还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给我织围巾、织毛衣、做各种各样的衣服。当然,她偶尔也会给父亲、后妈、妹妹做一两件衣服,但更多还是做给我的。有的时候,玛格丽特还会做一些小小的,我们所有人都穿不了的衣服。

当我问起这是给谁做的时候,她总是会微红着脸低下头,说:这是给她未来的孩子做的。她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好妈妈。

所以,在当时的我看来“把玛格丽特的肚子搞大”几乎是最完美的答案了。

既然玛格丽特的喜欢孩子,我就让她生孩子。就像是奥雷里亚诺上校的情妇们一样,我也要让玛格丽特成为我的“情妇”!

“噗——”

听到我的回答,父亲猛地向前一踉跄。他惊讶地上下打量着我,说:“可以啊小子,一上来就要攻略威尔士亲王的女儿,有志气!”

他冲着我竖了个大拇指,继续说道:

“不过.....我们东方有句古话叫闷声发大....咳咳不对,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父亲干咳了连胜,用食指绕着太阳穴画了两圈,“所以儿子,不管你想搞大谁的肚子,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你还需要做些前期的准备.....明白了吗?”

“前期准备?”

我疑惑地重复着父亲的话语。

“就是我以前常说的那些.....”

于是我仔细思索起来。

印象中,父亲总喜欢对后妈说“姿势就是力量”、“熟能生巧”、“铁杵磨成针”什么的。然后他们两人就神神秘秘地躲进卧室里,说什么“造人”去了。

根据父亲以往的语境来看,“造人”和“大肚子”或许是一回事吧?当时我是这样想的。

于是,我继而推论到,“造人”大约也是一件需要知识积累、需要熟能生巧的事情。并不是那么快就能掌握的。

所以在让玛格丽特成为妈妈之前,或许我还有很多“姿势”需要学习吧?

那么我到底该找谁去练习造人呢?

我开始思索起自己为数不多认识的女性。

既然玛格丽特是后来的事情,后妈就更不用想......那么想来想去,唯一的选项就只剩下妹妹那个讨厌的暴力女了。

嗯.....虽然她性格不好,胸也很平。但为了实现玛格丽特的梦想,我就勉为其难地先在她身上做一下实验吧!

想到这里,我不假思索地对父亲说道:

“明白了,在让玛格丽特当我的情妇之前,我要先把妹妹的肚子搞大!”

“嗯,没错.....不等等,臭小子你瞎说什么呢?”

父亲先是一副赞许的神色,继而瞪大了眼睛。

他狠狠地往我头上锤了一拳。

“想搞大你妹妹的肚子!活腻了吧你?”

“你不是说要先做好准备吗?所以我才想先在妹妹身上练习的.....”

我委屈地辩解道。

“还敢说!”

父亲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毫不留情地又给了我一记手刀。

“这种混账话以后不准说了!要是你后妈听到了,她会跟我拼命的!你知道吗?”

父亲威胁我,继而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妈的,这事要是真成了,老子还真不能把你怎么样,毕竟是我儿子....最多也就是把你的腿打折了给你后妈赔罪.....完事了还得到德意志找个骨科大夫给你治腿,真是麻烦......”

说完,他再次把目光转向我,用手背狠狠地砸了砸我的胸口,说:

“臭小子你听好了,想要当后宫王,首先你得能打!其次是能挨打!”

“想做到这两点,你必须有一副强健的身体。”

“身体是一切的本钱,无论是闹革命还是开后宫,都是如此!”

“因为只有有了强壮的身体,你才能拥有强大的武力;拥有了强大的武力,你才能干掉所有的情敌,泡到奶子最大的女人;有了奶子大的女人,你就可以用你强健的身体搞大她的肚子,然后再用你强大的武力保护她,使远离危险,让她拥有安全感。”

“这样一来,你才能成为合格的后宫王!”

“听懂了吗?你这妹控的臭小子!”

说着,父亲用手揉搓着我的脸,看到我一脸呆滞地点点头后,才终于放开。继续说道:

“唉.....不过话说回来....上面那些其实都是细枝末节,不管是能打也好,还是身体强健也罢......最终的目的都是防止柴刀......”

父亲脸上露出了悲哀的神色,似乎想起了某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爸爸....柴刀是什么意思?”

我弱弱地问道。

“哦.....你看我都被你气糊涂了,差点忘记只有你老子我才是穿越者,这个梗你不懂......”

说着,父亲用手在衣兜中一阵摸索,最终抛给我一本书。

“喏。”

我接过书一看。

“《日....日在校园》?”

“看完了,你就知道柴刀是什么意思了。”

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

“不管在此之前,你首先还需要提高一点‘姿势’水平.......”

之后,我被父亲关在家里的城堡里,残酷的训练了整整五年。

五年啊,不见天日,也不闻花香。只有老爹砂锅大的拳头、妹妹沙包大的拳头,以及玛格丽特用砂锅炖的鸡汤......

直到今天,我一拳把老爹打的撞坏了三面城墙之后。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