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塞维耶,我想问问你,如果我们现在和拉斯特开战,有把握吗。”餐桌上,戈洛伊对狼吞虎咽的拉塞维耶提出了这个问题。

我想戈洛伊在心里已经憋了很久了,无论怎么看,他都是想和狄帕洛娜战上一场,戈洛伊拥有强大的先祖血统的遗传,但是托人类的福,魅魔一族现在整体实力更强。

拉塞维耶咽下了口中的食物,抬起头看着戈洛伊说道:“不好说,如果以目前的态势来看,拉斯特是各领地中实力最强的,如果这时进攻我们的话,可以挡住,但就怕狄帕洛娜彻底掉转目标,盯上我们,如果战争持续的话,弗伦恐怕很难保住。”

戈洛伊点了点头,挥着手中的叉子说道:“如果事态真到了那一步,本王肯定就得丢车保帅的,看来现在着手制定对拉斯特的战略部署是最重要的任务。”

“不过当前的任务……还是需要一些加强弗伦的补防。”拉塞维耶的目光移到了我的身上。“我想天使大人在这,有天堂这一第三方的威胁,拉斯特短时间内也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应该只是向我们示威罢了。”

真没想到我一个下阶天使在戈洛伊手中竟然成了制衡其他领主的工具,虽说我也不是无偿帮助他就是了。

也不知道现在天堂的形式如何,不过根据我的观察,按照现在地狱的形式,地狱的恶魔完全不是天堂天使们的对手。

午餐过后,拉塞维耶向戈洛伊做了告别,便立刻踏上了回弗伦的路。

真是让我搞不懂,戈洛伊的手下,无论是蒙斯坦还是拉塞维耶,这些同样很强大的恶魔,都没有像戈洛伊这样心机重重,沉迷于酒气女色,尤其是这个拉塞维耶,看着非常恐怖,但感觉却意外的温和,话也不是很多。

当然,温和什么的在他战斗的时候绝对没有。

当拉塞维耶离开了撒旦城后,戈洛伊便立刻开始着手调粮的事宜,因为魔王的领地弗伦距离魔王的中心领地相隔甚远,两地之间的地形极为险阻,有着大片的森林和山脉,所以无论哪一任魔王,要防守这里,都会耗费极大的心血。

下午在戈洛伊的办公室里,我和蒙斯坦,还有洛卡多尔随着戈洛伊站在地图前,他不知道正在谋划着些什么。

“陛下,我已经下令调拨粮食装运,准备运输了,您看还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洛卡多尔问道。

“这次的路程发现险恶,而粮食又非常的多,现在我们手上的兵力很分散,除了撒旦城必要的保卫外,护送粮食的人不是很多,让我有些担心啊……”戈洛伊摸着下巴,看着地图说道。

“是的,除了要注意一些野蛮恶魔的打劫外,还要应付这险阻的地形,真是很危险啊。”洛卡多尔附和道。

“这样吧,你先把粮食装好,做好准备,本王再看看。”

“是。”

离开戈洛伊的书房后,我和蒙斯坦再次来到了图书馆,每天被这个大男人跟着我也是十分的不自在,但鉴于我可以利用菲妮塞丽来拉近和他的关系,从而让戈洛伊不要那么总是神经紧绷着,所以蒙斯坦跟着我也不是什么坏事。

来到图书馆后,我和往常一样坐在桌前研究着各类魔法,最近新入宫的那批学子不少都已经获得了官位,在位置上也是大放手脚,比如有学子建议戈洛伊将魔法运用在土质改变上,从而发展个体生产力,还有学子建议戈洛伊发展自然魔法,从而利用森林树木等一类自然物品成为天然防御屏障。

面对这些恶魔学子,不光是戈洛伊有些头疼,连我也有些烦躁,为了跟上他们的步伐,我也不得不巩固大量以前并不是很了解的魔法体系来完善自己的知识。

当我坐在桌前翻阅着古老的魔法书时,蒙斯坦则是一脸不悦地坐在我的对面,两眼直直地盯着桌面,好像是在思考着些什么。

这家伙会思考还真是不多见,我也没有去打扰他。

但是突然,蒙斯坦抬起了头,炙热的目光盯着我,我却没有回应,只是装着没察觉到。

“那个……莉帕缇娅大人。”他开口了。

“嗯?”我抬起了头看着他。

“您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啊。”

蒙斯坦突然问出了一句如此意味不明的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今天和拉塞维耶比试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变弱了。”

“没有吧,我觉得你很强啊,你和那位将军不是打了个平手吗。”

蒙斯坦低下了头,食指一边敲着桌子一边说道:“但我总觉得自己变弱了,毕竟拉塞维耶常年居住在弗伦的军营中,而我则在陛下身边担任卫队长……”

“这说明戈洛伊更信任你啊。”

蒙斯坦叹了口气,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话说这么说没错……可是,自从陛下当上魔王后,我就一直没有什么接触实战的机会,身体都麻木了。”

我丝毫没有觉得,蒙斯坦对具体的魔法理论不是很懂,但却对魔法操控自如,魔法的目的就是用精神来改变物质,蒙斯坦显然对这类的实用魔法很擅长,在比试中,他竟然可以在那么短暂的瞬间在空气中绘制魔法图符,若是没有强大精神力,这是绝对办不到的。

“你多心了吧。”我随口说了一句,没有太在意,接着便低下了头。

啪!——

蒙斯坦突然猛地拍在了桌子上,一下子蹿了起来。

“不!绝对是我变弱了!”

我被吓了一跳,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你……你说什么?”

“您想啊!要是有一天,拉塞维耶也喜欢上了菲妮塞丽怎么办!那比起卫队长,菲妮塞丽肯定更喜欢将军啊!”

我真的很想建议蒙斯坦有点自信,毕竟他所谓的“情敌”是一个身形巨大,长着蛇身和狮尾的恶魔啊……而且这两个人没有什么联系吧,为什么要这么紧张。

不过用天使的审美来看待魅魔也没什么用,说不定菲妮塞丽还真是喜欢那一类的恶魔,毕竟之前的日子里我感觉菲妮塞丽对戈洛伊和蒙斯坦这样的恶魔都不是很在意。

“相信我,你已经很强了……真的……”

“菲妮塞丽会不会觉得,陛下安排我做卫队长是因为我没有拉塞维耶的实力!”

“你冷静……”

“菲妮塞丽会喜欢上拉塞维耶的。”

“那个……你听我……”

“菲妮塞丽最终会选择嫁给拉塞维耶!太糟糕了!”

这家伙完全没有在听我说话,不知不觉中已经把菲妮塞丽的终身大事定下了。

我想象着那个身躯纤细柔软,扎着蓝色马尾的,平时一点表情都没有的魅魔女仆和一个体型巨大,长着蛇身,也没有什么表情和话语的恶魔在一起……

总感觉两个人好像是意外地有些般配啊……

难道蒙斯坦的担心是对的?

“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喂……你要去哪?”

还没等我说完,蒙斯坦已经冲出了图书馆。

我真是对蒙斯坦的脑结构比较好奇,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不过他对菲妮塞丽还真是一往情深,明明都没有向菲妮塞丽表明过自己的心意。

“果然恶魔没有我们天使浪漫。”我笑着自言自语道。

诶?我为什么会说这个,说起来我对这方面也根本不了解吧,我这种莫名其妙的自大是从哪来的。

难道是因为和那个混蛋魔王待久了吗……

太可怕了,快忘掉,快忘掉。

之后我便一个人待在图书馆中,蒙斯坦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不过托蒙斯坦所赐,我脑子里一直盘选择拉塞维耶和菲妮塞丽在一起的画面,两个人结婚……成家……生来孩子……

不行!这画面太恶劣的!我可是天使!

莉帕缇娅……你怎么了!

说到底我根本不叫莉帕缇娅吧。

“……”

我慢慢合上了书,趴在了桌子上。

“唉……”

我叹了口气。

“气死我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一直沉浸在悲伤中,我相信自己一定是因为不注意防范而被恶魔玷污了,我圣洁的思想出现了一丝裂痕,我需要向伟大的、全知全能的神乞求救赎。

主,请赦免我的过犯不洁与不净……

伟大的您一定会知道我的心,知道我是在这恶狱中一直抵抗挣扎着,将您赐予我的纯洁守护在灵魂的最深处。

我抬起了头,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出。

保持一个平静的心,要平静,平静……

“莉帕缇娅大人!”

在这个破地方怎么可能平静的下来!

当我睁开眼睛,看见的是满心欢喜的蒙斯坦,他此刻带着与之前完全不相同的愉悦笑容站在我的面前。

“你……去哪了。”

“去找陛下了!”他带着那爽朗的笑容说道。

“找戈洛伊干什么?”

“我向陛下请求,让我押送粮食去弗伦!”

“你?”

“对啊!”

这家伙没事吧,竟然就这样向戈洛伊提出了申请?

不过更让我惊讶的是,戈洛伊竟然答应了,他不是想让蒙斯坦看着我吗。

“那家伙竟然答应了啊。”

“刚开始陛下是不答应的,多亏了洛卡多尔大人。”蒙斯坦说道。

洛卡多尔……那家伙竟然会劝戈洛伊让蒙斯坦去押送粮食,我本以为让蒙斯坦看着我就是他的主意,现在看来我也许是有了些误解。

“你……真打算去吗?”我带着些许疑惑地声音试探着问道。

“当然了,既然现在菲妮塞丽不在,我也不能一个人待在这里享受美好时光,等我回来时,菲妮塞丽也应该差不多回来了,那时再向菲妮塞丽表明我的心意,您不觉得成功几率会更大吗?”

老实说我并没有什么感觉,我觉得菲妮塞丽不太会在意这种事情,但看着蒙斯坦的笑容和他那充满干劲的样子,我也实在是说不出口。

我苦笑着看着蒙斯坦说道:“那……祝你好运。”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