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说有哪里不对,我应该早就意识到了。可偏偏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说明之前自己的脑子一直处于浑噩的状态。

先不说开了灯以后,我几乎赤身**的样子会被妹妹看见。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我也不会怎么在意,但是,就是现在,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有反应了。

没错,有反应了。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我觉得有反应是再正常不过的,才、才不可耻呢。但此时若是起身去卫生间的话,那无疑会被床上的少女看到。

被自己的妹妹看到什么的,想想就...咳!我不愿想下去了。

所以不论从避免尴尬来讲,还是从某方面维护住作为兄长那莫须有的面子来说,现在,不能起身下床。

我也想过不开灯直接去厕所的办法,先不谈在这黑漆漆的屋子里自己看不看的见,只说起身下了床后,我那体贴的妹妹肯定会觉得她哥居然忘了开灯,于是体贴的帮我把灯打开...

如果真是那样,我身体的反应被她看见的话,那无疑就更为尴尬了。

这种事,要极力避免。

怎么办怎么办...

在头疼中苦苦思索,一时间心里转过万千念头,好几秒后,我终于还是决定使用屡试不爽的究极办法——转移话题。

“哥?”

似乎是见我好几息没动作,丫头试探的唤了声。

“啊...抱歉,突然走神了。”,我想擦擦额头的汗,但还是忍住了。

“走神?想什么呢?”

来了来了...

我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一个足够有分量的话题来转移当前话题:“突然想起了那天看的恐怖电影,就是在今天这样的雷雨夜里...”

“啊,哥别说了。”,经我这么一说,丫头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就开口打断我。

话说那天和丫头一起看的那部恐怖电影,就有这样一个情节。就是在雷电交加的夜晚,一个人起来上厕所,然后,借着一闪而逝的照亮了整个屋子的雷光,惊鸿一瞥般发现房间里站着个形貌恐怖的怪物,还离自己很近...

丫头显然也回想起了,哪怕看不见,我也能察觉到她在害怕。记得这部恐怖电影,给妹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都快成了心理阴影。

虽然把妹妹吓着了让我有些过意不去,但总算暂时摆脱之前的危险话题了。我暗暗松口气。

“啊,抱歉...”,我歉意道:“不自觉的就说出来了”

“没、没事...”,说完,丫头伸出手抓住了我的手肘,同时小声道:“那个,哥害怕的话,我陪你去吧。”

去、去哪...

等等,现在抱着我胳膊的少女不会是以为我不敢一个人去上厕所,所以之前才在床上磨蹭的吧...

而且,这样话题不就又又绕绕绕回来了吗...

不,甚至比之前更加严重。这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我发现自己的头疼就没停过,同时也被自己拙劣的话题转移法震撼到了。

我道:“不、不用了...我不是很害怕啦...”

“其实,那个...是我害怕,不敢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可以想象丫头是脸红红的坦白,同时语气却理直气壮几分:“还不是都怪哥说起那个...”

妹妹的意思是,让我负责吗...

完了,既然丫头都这么说,那肯定就躲不掉了,总不能真让她陪我去卫生间吧...

这下怎么办怎么办...

终于,两息后,我认输般的叹了口气。

看来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了。

“那个...丫头...”,我组织了下语言,决定说实话:“我之前说过,你哥我是一个正常男人吧...”

见身边的少女没应声,我舔舔发干的嘴唇继续道:“所以说,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身体有什么反应也是正常的吧。”

“反应?”,妹妹显然有点不明所以。

我也猜到身边的少女不会一下子理解,便硬着头皮补充道:“就是男人对女人那种,那种饭、反应...”

糟糕,太紧张以至于咬着舌头了。

或许是想起之前我跟她说过的话,丫头一愣后,很快便理解了我的意思,然后用害羞的语气小声说:“就是说,哥想对我...那、那个...”,说道最后,她的声音慢慢弱了下去,直至微不可闻。

虽说妹妹这样理解也没错,但总觉得方向不对...

我感觉脸有些发烧,然后听见自己说:“所以身体就有了反应,啊哈哈...”

天呐我在说什么!为什么感觉最后用来掩饰尴尬的“啊哈哈”说出口后变的更为尴尬了。

我深吸口气,试图让头脑冷静下来:“总之,就是这样了。所以那个,小妹你离我远一点吧。”

“哦...”,身边的少女犹豫了两个呼吸,终于乖巧的应了声,动动身子向床一边挪了挪。

见状,我松了口气。虽然结果不怎么样,但好在危机总算度过了。

一时间,我和妹妹都没有开口了。房间里的空气随着时间缓缓的流逝而变得越来越尴尬。

轰隆隆!

雷声不甘寂寞的从窗外传来,似乎想来凑个热闹,但在这无言的情况下,却让本来就尴尬的场面更加尴尬。

我感觉手肘被人用纤细柔嫩的手指轻轻包围住,原来是丫头伸过双手将我的手肘合拢在掌指间。

“那个...”,拉着我手的少女细声解释:“我害怕...”

我应一声:“嗯”

接着,在雷雨声中,房间内又再次归于沉寂。

黑暗中,我仔细感受着贴握着我手肘的那双手所带来的嫩滑如软玉般的触感,听着我和丫头那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一时无言。

好一会后,就在我以为今晚就将这么度过时,身边的少女轻轻开口了,那沙沙脆脆的嗓音响起,打破了雷雨声和呼吸声所织出的寂静。

似乎还带着些下定了决心的意味,妹妹握着我的柔嫩手指下意识的收紧了...

只听她说:“哥,难忍的话,那个,我...”

“话说还是睡不着呢,不如我们来聊聊天吧。”,不等妹妹说完,我便强行将她的话打断。

丫头明显迟疑了下:“好...好啊...”

我松了口气。这么了解自己妹妹的我,自然清楚接下来她要说什么。所以我来不及多想,便把丫头说的话打断了。

如果等她完全说出来,体内的另一个自己很可能就会挣脱出来,到时鬼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些什么。

对于自己这么快就作出的反应,我有些庆幸,同时也有些失落。耳边似乎有声音在愤怒的呐喊,“林东辉你还是不是男人!”,而另一个声音则淡淡回应:“这才是男人!”

总之,不管是不是,今晚剩余的时间是肯定无眠了。

“哎呀,聊什么呢...”,虽然不知怎么开头,但我必须说点什么,才能让即将开始的聊天继续下去。

“哥,我们聊以后吧。”,妹妹似乎脸红了,并配合我转移话题。

“以后啊,也好。”

总觉得我们兄妹倆的默契用在了奇怪的地方...

我稍一想,便道:“聊理想怎么样,虽然我是你哥,但还不是很清楚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我的梦想吗...”,身边的少女似在思考:“嗯...以前的话,我想成为一名作家。”

“作家?为什么啊?”

“多半是受爸爸那些书的影响吧”,丫头道:“因为爸爸的那些书看太多,所以就特别佩服那些书的作者,佩服他们的聪明睿智,佩服他们的生活智慧,还有他们高洁的品格,所以有些向往呢,就想成为他们那样的人。”

是这样吗...

爸爸书房里的确有许多堪称经典的书籍。虽然我闲暇时也看,但比起一看就是一整天的妹妹,老实说确实差了不少。

我道:“这样啊,我记得你说的是之前吧,现在呢,想做什么?”

“梦想哪是说换就能换的吖,现在,只是调整了一下而已。”

“什么时候调整的?调整成什么啦?”,听丫头这么说,我不由有些好奇。

“说来也没多久,大概是开始学做菜的时候开始吧。”

学做菜的时候,为什么偏偏是学做菜的时候,喂喂臭丫头,你不会是想去当厨子吧,考虑到还要跟写作有关,那岂不是要去写菜谱,成为一个美食家...

丫头接下来的话终止了我的胡思乱想:“那时我就想,当一个家庭主妇。”

“哈?”,我被惊住了。话说臭丫头你确定这只是“调整”了一下梦想...

见我的反应,身边的少女羞恼道:“哥你听我说完啦”

“嗯嗯,说吧。”

“我那时突然觉得,为自己爱的人,每天给他做饭,洗衣服,打扫家务,如果有了孩子还可以照顾孩子...这样的话,我真的觉得,好幸福啊。”,说到这,我听出丫头的话中带有一丝憧憬。

而我,听到那句“为自己爱的人”的话之后,心莫名的颤了下,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甜意。

那个人,就是我吧。

我感觉丫头拉着我的手的手指不自觉的收紧,同时也预感到我再不开口的话场面会陷入比之前更尴尬的尴尬中。

“那跟成为作家有什么关系吗?”

“那个...有呀,如果是家庭主妇的话就有很多闲暇,可以兼顾写作...”

这样啊,其实也不错。

只是出于单纯的兴趣,不受经济等其它因素所扰,所写出的东西,才能更好的传达出自己的思想吧。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成为作家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条件。

“原来是这样啊,很不错的理想哦。”

“啊...哥、哥也这么觉得吗?”,被我赞同,丫头的嗓音中带着发自心底的欣喜。

“嗯”

“嘿、嘿嘿...”,身边的少女笑着,拉着我手的手指收紧,语气甜甜的:“我...也这么觉得呢。”

“诶对了,哥呢,哥的理想是什么?”,妹妹问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