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腊月,春节将至,在这个人人穿着都厚棉袄的季节里,一个衣着单薄的男孩躺在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中,其瞳孔灰白,正在渐渐失去光彩,显然已经离死不远。

轰!

山中雷声滚滚,群山发出恐怖的回响,令人心情压抑,冬天很少能遇到雷雨,但也并不是不会发生。

夜,深沉如水,天空中大雨滂沱,淅淅沥沥的雨声与怒雷的巨响是男孩能够听到的全部。

今天,正是他的第十二岁生日,其他和他一样的孩子过生日,都是在父母亲人的祝福之中度过,而他,却在所有人的恶言相向之中度过。

直至死亡,仍孤身一人。

他来自一个远离城市的古老世家,世世代代降妖除魔,其家族被外人称“玄族”,玄族不姓玄,只是一个称呼,指古代遗留的下来的玄术家族,而他则是被驱逐之人,他的家族精通命理之术,懂得凶吉之兆,对于某些一生下来就是“灾星”的人,从来不会有好脸色。

但他不是灾星,灾星意指天煞孤星之命,注定孤独一生,还为周围所有人带来灾难,但他只是一个夭折命罢了,换句话说就只是一个可怜虫,人人都说他活不过十二岁,若是想强留,则会自找麻烦,天降灾祸,不亚于天煞孤星带来的影响。

但他不信,他从未给周围的人带来任何麻烦,即使被欺也仍然本分做人,他知道自己的夭折命,也不强求度过,只希望能平平安安的活到十二岁,到时候死了又怎么样?他认命!

自己的命不好,怨不得别人,这是他逆来顺受得来的经验,可惜……族内还是有人利用他的夭折命做文章,把他说成了凶星转世,天降劫罚才会夭折,以此来陷害他的父亲。

最终,对方没能成功,因为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反抗了别人,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他恨玄族,恨算命那一套,他认为命是自己的,关天何事,可纵使有再多的愤怒,也止不住那不停流逝的生命。

“我到底……有什么错。”

男孩的嘴唇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这是他最后的一点力气,似是遗言,他努力的想翻过身看看天空,即使是雨天,他也想看看。

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力气,他在泥泞的雨地中翻滚了一圈,终于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天空。

冰冷的雨水飘落在他的眼睛里,而他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因为他已经感受不到痛苦了。

他知道自己已经快要死了,他终究还是逃不过命中五行全无的夭折相。

雨水化作他的泪水从脸庞滴下,同时也带走了他身体中的最后一丝温暖,就在雨水将要落入土地之时……

雨,停了。

不,不是停了,准确的说,是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替男孩遮住了雨水,那个身影有些虚幻,在男孩的印象中,这叫做阴物,是已死之人的魂灵。

以魂灵之身遮风挡雨,不惧天雷,这得什么道行的阴物才能做到啊?

“汝,怨念颇深,若死将成鬼物,但遇雷雨之夜,还未成阴身便会魂飞魄散。”

男孩没有回应,他努力的想看清自己面前的阴物,可惜只觉得双眼发黑,根本无法看清。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男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感觉自己突然恢复了不少力气,是面前的这个阴物在帮他,阴物将自己的道行给了男孩一些,使男孩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但活着还有意义吗,反正他也是夭折相……

男孩想到这个,心顿时又凉了,死亡的阴霾重新笼罩了他,哀莫大于心死,一个人的心若是死了,活着也如同行尸走肉。

“不,成王败寇,你强,你说了算,做英雄还是罪人,皆在你一念之间。”

阴物盯着男孩的眼睛,发现男孩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不由的摇了摇头,好像是在看不起男孩,但那微微带点自责的语气也好像是在看不起自己。

“我活不过十二岁……”

“那就更要活过去。”

男孩沉默了。

“你是谁。”

男孩顿了顿,好奇的问道。

“你又是谁?”

阴物如此反问,男孩已经能渐渐的看清阴物身上那残破的铠甲。

“我叫周铭,周族之后。”

男孩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也道出了自己的家族,一个周姓的玄族,简称周族。

“有趣!没想到你竟是周族之人,吾乃败者,败于汝之祖先——周武王姬发”

阴物大笑,声音当中并无太多怨恨,就如他自己所说一样,哪怕他真乃英雄,若败,也不过一历史的尘埃而已,正所谓成者王,败者寇。

“你,是谁?”

周铭的眼睛越来越清晰,阴物的脸他慢慢的看清了,那是一副英俊、带着些许胡茬的脸。

“孤乃帝辛。”

“帝辛……你是纣王?”

“正是,孤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爱妃而存,与你周族之事早已如过眼云烟,你不必害怕。”

阴物笑了笑,提到“爱妃”二字,脸上露出了温柔的微笑,似乎是想到了最开心的事一样,周铭现在很疑惑,因为这与历史当中所记载的那位残暴不仁的昏君根本无法联系到一起。

周铭沉默许久,最终重新看向了帝辛的脸。

“为什么救我?”

“不为什么,相逢是缘,或许……你命不该绝吧。”

帝辛摸了摸周铭的头,宛如一个慈爱的长辈。

“我……命不该绝?”

周铭眼神闪烁,他被族内人皆称为“夭折命”,十二岁必死,那可和自己有着相同血缘的族人啊!但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他命不该绝,即使那个人已经不是人了,甚至还与他先祖有着灭国大仇。

“你既生于世,就应当活一世,英雄也好,败类也罢,走你自己的路去吧。”

帝辛起身离开,雨水重新冲刷在周铭的身上,但周铭此时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有点渴,有点饿,有些冷。

“帝辛……你真的是那个昏君纣王吗?”

周铭疑惑无比,赶紧向其追问真实,如此一笑泯恩仇之人,真的会是一个昏君?

“明君,昏君,人云亦云,我只做我自己,鹿台之上孤被千万人所指,虽葬身火海,但有爱妃与吾相伴,如此足矣。”

帝辛淡淡的说道,没有作任何解释,眸光望向天空,一缕悲意带着思恋从他身上散发而出,随后他不在理会周铭,模糊的身躯渐行渐远。

“我……我会报答你的!”

周铭看着那个远去的身影大吼,他大睁着眼睛仿佛想将这个身影烙印在自己的眼里一样。

“报答?若你有朝一日道行够了,就用你那族器封神榜替我寻到爱妃吧。”

帝辛回头看了周铭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此时一道惊雷劈下,周铭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等他重新睁开眼睛后,帝辛已经消失了。

此刻刚过子时,周铭十二岁生日已过,现在他十三。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不信,夭折……这不是理由。”

周铭摇了摇头,随后又马上看向了天空。

“夭折相吗?十二岁已过,接下来还有十八大劫要过,等我成年之日再回来吧。”

周铭从地上爬起来眺望了一眼家族的方向,随后坚毅的转身向着远方走去,路还有很长,现在倒下未免太早。

轰!夜空之中怒雷炸响,闪电照亮了周铭前行的山路。

此时此刻,雨也变得更大了……

寒冬雷雨夜,深山老林中,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山中回响,语调中一开始带着疑虑,说到最后却带着肯定,声音不大,却莫名的盖住了雷声。

“生死不由命,富贵不在天……”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