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你是不是有些兴奋过头了。”

第二天清晨,我才刚刚从床上起来,卧室的门便被蒙斯坦推开了,当然,当我反应过来自己随意的姿态被一览无遗时,我也起了自爆的心,更是把蒙斯坦教训了一顿,这家伙完全不是做仆人的料。

但是被我教训过后,蒙斯坦的热情依旧是没有丝毫的减退,我批判他的话似乎也根本没被他听进去,当他带着一脸笑意迎接我批评的话语时,我就应该意识到这一点,结果反倒是成了我像个小女孩一样单方面对他抱怨。

而在餐桌上,我又不敢把这些事情告诉戈洛伊,换来的只会是无休止的嘲讽和调戏,作为天使的我何曾受过这般屈辱,要是我拥有的是男性的身体的话,那状况可能要比现在好上一半。

吃过早饭后,蒙斯坦说要出去给菲妮塞丽买礼物,这家伙似乎是准备等菲妮塞丽一回来就对她表明心意。

当然了,我是劝他不要这么着急,最重要的是我怕菲妮塞丽拒绝他会给他太大的打击,从而造成我和蒙斯坦关系疏远,而且蒙斯坦是与戈洛伊亲近的人,我也不得不考虑这件事情是否会影响戈洛伊和我的关系。

作为戈洛伊的心腹卫队长,我和蒙斯坦的关系也非常的微妙。

来到大街上,蒙斯坦漫无目的地带着我在闹市中随意转悠着。

自从戈洛伊发布了告令后,撒旦城的景象有了非常大的不同,来来往往的学者变得多了起来,甚至还有些人是从其他地方来的,这也让旅馆的生意好了起来。

“给菲妮塞丽买礼物,完全可以等她回来啊。”我看着身旁四处张望着的蒙斯坦说道。

可好像他自动过滤了这些话一样,完全没有反应。

“莉帕缇娅大人,您知道菲妮塞丽喜欢什么吗?”

“菲妮塞丽喜欢什么……”

说起来对于菲妮塞丽的兴趣爱好我是一无所知,这位魅魔女仆从来不讲自己的事情,而我竟然也没问。

但是我必须得给蒙斯坦一个答案,否则的话会显得我和菲妮塞丽的关系很疏远,毕竟要是连对方喜欢什么都不知道,那还谈什么帮助二人增进关系呢。

“莫……莫莫吧。”我盯着地面,结结巴巴地说道。

“莫莫?”

“对……莫莫。”

要说菲妮塞丽喜欢什么的话,我只记得上次和她出来吃的那种奇怪的,叫莫莫的生物,而至今我也不知道那天吃的莫莫究竟是什么东西。

“对啊,魅魔的话应该会喜欢莫莫这类的东西。”

“莫莫这类的东西?莫莫究竟是什么啊。”

“您不知道吗?”蒙斯坦掐着腰转过头来看着我。“莫莫是一种动物的幼崽,靠着汲取雌性生物的体液存活。”

“唔!”

“您怎么了!还好吗!”

蒙斯坦扶着我,轻轻拍着我的后背,而我……盯着地面,捂着嘴,眼睛微微颤抖着,胃里泛起一股呕吐感。

菲妮塞丽竟然不告诉我莫莫是这种生物!

“没……没事。”

糟糕的是那次之后我还吃过好几次莫莫,戈洛伊的餐桌上也有这东西,更糟糕的是我似乎还有点喜欢上莫莫这种东西了,而莫莫那乳白色粘稠的汁液吃过几次后就有有种莫名的上瘾感,而更会令我身心放松,甚至有些愉悦。

“我想问一下……莫莫吃多了……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我抬起头对蒙斯坦问道。

“不会啊,那只是动物的幼崽罢了,吃多了会有什么事情啊。”

“那……莫莫体内白色的汁液是什么。”

蒙斯坦愣了愣,挠了挠脸对我说道:“这个我还真是不知道。”

不过……既然吃的人那么多,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转过两条街后,我们来到了一些店铺比较多的地方,那些店铺似乎都是些贩卖奇怪商品的地方,而且看那些恶魔的种类,貌似是从其他领地来的,撒旦城作为魔王的领地和地狱的中心,贸易也比较繁华,但同时,投机的商人也很多,这不是什么好事情。

“菲妮塞丽会不会喜欢珠宝呢,莉帕缇娅大人,您喜欢珠宝吗。”

“不喜欢,我觉得那些东西和石头没什么区别。”

“果然您是天使呢。”蒙斯坦苦笑着说道。

又转过来一条街,来到了另一边的街道,这里的店铺也不少,大部分都是魅魔开的。

“果然,既然要给菲妮塞丽大人买东西,还是得来魅魔家的店铺。”

我和蒙斯坦来到了一个店铺前,而这时,一股熟悉的味道飘了过来。

这味道……

是莫莫……

突然好想吃……

“那个……蒙斯坦,你先去看看吧。”

“您要去哪?”

“啊,去那边转转。”

“好吧,但是您别走太远。”

离开了蒙斯坦后,我偷偷摸摸地顺着味道来到了小巷子边上的摊位前。

好香啊……

“那个……我要一串莫莫。”

“好嘞,一串莫莫。”

只、只是偶尔吃一下,才不会经常吃这种东西呢,只是觉得嘴里没什么味,想吃点什么,碰巧这里有莫莫而已,嗯,就是这样,回到魔王宫后就再也不吃了。

拿着烤好的莫莫,我一边走着一边咬着,那柔软的触感和炙热汁液,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我不想让蒙斯坦看到,所以就跑到了小巷里面,打算吃完了再回去。

突然间,小巷那边进来了三个人,一个长着触手的恶魔,一个公羊恶魔和一个长着角的恶魔。

不太对……

“这位小姐,一个人在这吃什么呢?”那个长着角的恶魔似乎是领头的样子,带着奇怪的笑容向我走来。

“一个人躲在这里吃东西吗。”另一个公羊恶魔说道。

“你们是谁。”

我皱着眉头,后退了几步,看着逼近的三个家伙。

“呀,我们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没有别的意思。”

我没有回答,而是低着头走向了他们,打算离开。

“唔!”

突然间,那个触手怪缠住了我的胳膊。

“小姐,别走啊,很没礼貌的。”

“就是,魔王陛下最近正在推崇礼貌,你这样可不好。”

“你们想干什么!”

“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我不断地挣扎着,向后拉扯着,而那个触手恶魔一下子松开了触手,我突然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

手中的莫莫也掉了。

“蒙!……”

当我刚想喊蒙斯坦的时候,嘴突然被捂住了,那个触手恶魔缠绕住了我的嘴,而同时另外几条触手缠住了我的手臂。

公羊恶魔慢慢蹲下身子,把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

“小姐你是什么种族的啊,真是比魅魔还漂亮。”

“说不定就是魅魔呢。”那个长角的恶魔说道。

“那你还装什么啊,跟我们一起舒服一下不就好了吗。”说着,公羊恶魔一把拽住了我的裙摆,用力地将裙摆撕了开了。

我拼命想要挣扎着,而这时,缠绕在我脸上的触手似乎渗出了一些什么汁液,让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身子也变得有些无力了……

蒙斯坦……

突然,地上的莫莫被公羊恶魔踩到了,受到挤压的莫莫一下子蹿了起来,在半空中炸开了,乳白色的汁液溅在了我的身上,因为裙摆被撕开了,汁液也溅在了我大腿的内侧,黏糊糊的,但我现在根本无心在意这个了……

“真是碍事。”公羊恶魔甩了甩手上的汁液说道。

“快点吧,别浪费时间了。”长角的恶魔说道。

“是呢,那我先来吧。”

公羊恶魔散发着恶臭凑近了我,一边嗅着我的脖颈一边宽衣解带……

糟糕了……

这时候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我必须得自爆……

可是……完全使不上力……

戈洛伊……

“喂!你们在做什么!”

突然,那边传来了蒙斯坦的声音。

三个恶魔向那边望去。

“这家伙是干什么的啊。”公羊恶魔说道。

“八成是个逞英雄的小子吧。”独角恶魔说道。

触手恶魔松开了我,转过了身去。

“小子,快滚开。”

“啊!莉帕缇娅大人!”

可能是看见了我,蒙斯坦大声地喊道。

“你们这些家伙……我看是活腻了吧。”

蒙斯坦手里拿着一个袋子,迈步走了过来。

而这三个恶魔也没有放弃的打算,活动了一下身子朝蒙斯坦走了过去。

“小子,我看你是找揍。”刚有接触,公羊恶魔二话没说,一拳打在了蒙斯坦的腹部,而蒙斯坦没有任何闪躲,直接接下了这一拳。

蒙斯坦站在那里看着公羊恶魔,没有一点反应,就像没有感觉到疼痛一样。

“这家伙……”说着,公羊恶魔又挥出了另一拳。

而这一下则被蒙斯坦接住了,他一只手提着袋子,另一只手抓住了打向自己面部的拳头,接着轻轻一掰,然后便是一生惨叫。

“啊!”

公羊恶魔的手腕被扭曲成了奇怪的形状,他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大声地喊叫着。

而那两个家伙也慌了神,触手恶魔一下子用全身的触手缠住了蒙斯坦,独角恶魔则是利用魔法将双手的力量扩大。

但还没等独角恶魔触手,蒙斯坦一下子抬起了双臂,触手恶魔的触手“彭”的一声断开了,绿色的血液溅了一墙。而那个独角恶魔还没反应过来,蒙斯坦把手掌放在了他的胸口,紧接着便是“轰!”的一声,那个独角恶魔燃烧着从我面前飞过,被嵌进了墙壁里……

解决这三个家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这家伙比我想象的还要强……

“莉帕缇娅大人!您还好吧!”

蒙斯坦急忙跑到了我的身旁。

“这!”

蒙斯坦颤抖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不只是惊讶,更是有些惊恐……

然后我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好像是蒙斯坦叫了辆马车,把我带回了魔王宫,大概是这样吧……

当我来到莉帕缇娅大人面前时,看到的是极其糟糕的景象!

莉帕缇娅大人耷拉着眼皮,无力地靠在墙上,身上沾着乳白色的液体,而裙子也被撕开了……

这下完了……

莉帕缇娅大人被玷污了!

我该怎么向陛下交代!这要是被陛下知道了!

我甚至可以想象到陛下发怒的模样,那就不是以死谢罪的问题了!

绝不能让陛下知道!

“阿嚏!”

真是的,最近总打喷嚏,本王是感冒了吗。

不,本王可是魔王啊,魔王怎么能感冒呢,一定是有人骂我来着。

“陛下陛下,您的莫莫吃不吃了呀。”

“就是就是,不吃给我们吃吧。”

“你们两个小家伙也太贪了吧,自己的吃完了就打别人盘子里的注意,这样可不好。”

说起来莉帕缇娅最近也吃了不少莫莫啊。

难道说……

她喜欢上了这种淫荡的生物?

想到这,我一下子把叉子插进了盘子里的莫莫里。

区区莫莫而已,莉帕缇娅可是本王的。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