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男士同情地看着热闹非常的角落里。

他们同情的对象是王城最近的话题核心,世界的新任救世主——勇者。

“您竟然就是勇者大人,看起来真的好瘦弱啊!”

热情的少女白花花的胸脯紧紧贴在奥维亚的胳膊上,随着话语不停挤压。

按理来说,这应是一个让人感觉还不错的艳遇。

如果单纯看她的脖子一下,缠着勇者奥维亚的无疑是一个美丽的姑娘。

酒红色的长裙,纤细的腰肢,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的手腕,行走间轻轻晃动的金色长卷发……

一切都很美好,但是那张脸毁了所有的美感。

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了好么!

也正是如此,不少男性都同情地看着勇者,顺带稍微挪了下脚步,不敢靠近,只敢窃笑私语。

只见那个少女仰起脸,暴露在暖黄灯光下的脸真叫一个“精彩非常”——

大红色的眼影几乎要涂成一个圆圈,像是被谁迎面打了两拳,几乎要让人看不到她红色的眼瞳;

同色的血红唇部,完全是“血盆大口”的写照;

而白的可怕的脸就别说了……

总之,不知道是谁给她上的妆,这简直就是一个恐怖片现场,也不知道谁跟这个女性这么大的仇。

但是这不是重点,这顶多是让其他男士嘲笑勇者桃花劫的话题而已。

对于奥维亚来说,苦恼并不是来源于少女的妆容。

“实在是不好意思……”奥维亚板着脸努力想要把胳膊抽回来,“其实我——”

是一个女性。

可是不管她怎么想要表达这个事实,喉咙和意识都会在这个时候空白起来。

淡色的唇瓣无力地开合,却无法吐出最关键的字眼。

无形的力量在阻挠她说出真相。

为此,她很苦恼——

来自良心的谴责让她无法对任何女性传达出错误的信号,生怕就这样伤害一个纯纯少女心。

虽然大部分“少女心”很可能是奔着跟她春宵一度的念头……

毕竟奥维亚是一个注定走在荣誉之路上的角色,是大陆所有人眼中的美少年勇者。

无形中,沉甸甸的责任像是山一般压在她的心上。

“多么迷人的蓝色眼睛,您的发色比阳光更清澈……”少女用着虚幻的语气感慨道,“能够这么近距离站在您身边,真的跟做梦一样呢,恐怕不少女性都在嫉妒我——”

“嫉妒我能够如此贴近您。”

确实很近。

奥维亚心里想着,面无表情,但是在这平静的外表下,心脏的节奏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很快。

同时一股奇妙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全身,身边这个少女的存在占据了她的全部意识。

可是——她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女性,为什么会有这种类似心动的感觉?

她应该是性别女爱好男吧?

“那个……能不能请你放开我。”奥维亚略苦恼地说。

她还不敢说重话,生怕惹人伤心。

谁知道这话像是戳了奇怪的开关,那个妆容夸张的少女立刻戴着一副心碎的表情看着奥维亚:“我是不是惹您厌烦了?”

这话还没完,更加可怕的话语接着出现——

“我竟然让您厌烦了,真是抱歉勇者大人,如果您真的讨厌我,请让我用生命来平息您的愤怒吧!”

奥维亚:……卧槽?什么鬼?戏怎么这么多?

“不!我并不是讨厌你!”奥维亚额头冒汗,“我只是觉得距离有点近,嗯……我有点紧张……”

俊秀的‘少年’脸颊泛红,眼神轻而迅疾地掠过了那片白花花的肌肤,语气略别扭地表达了自己的不自然。

那明显不是厌恶,那眼神里是遮不住的窘迫。

少女又一次夸张地松了一口气,在低头的时候,嘴角的戏谑一闪而逝。

等到奥维亚又一次看过去,那已经是一张开心不能自已的笑脸。

——虽然妆容让这个笑容很可怕就是了。

奥维亚愣愣地看着这个恐怖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少女却没有发呆。

有了奥维亚的话,这个少女像是得到了什么许可一样,行为更加大胆了。

她又一次收紧了胳膊,让胸和手臂将奥维亚拉的死死的,另一只手则伸出去,带着点好奇摸上了奥维亚的胸!

还边摸边露出惊叹的神色感慨:“不愧是勇者大人,这胸膛坚硬如盾——”

在那白皙的手指接触胸膛的瞬间,奥维亚秒回神,并立刻捉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

奥威亚几乎要崩溃:尼玛,里面穿着可以称为神器的背心,可不就是比盾牌还坚硬嘛!

她就是走个神,怎么就被袭胸了?

还是被一个大波袭胸……

就在奥维亚头疼的时候,身后那背景音突然传来一句特别清晰的愤怒呵斥——

“放开你的手,你以为你是在跟谁相处!”

这声音……

这高傲……

这愤怒……

奥维亚的动作瞬间僵硬了,所有乱七八糟的情绪和吐槽全都丢开,脑后冷汗刷的就挂了下来。

她僵硬回头:“啊,晚上好啊,莱娜。”

来人是这个国家唯一的女大公独女,下一任的蔷薇家族继承人。

瑰丽的红色短发被白色的珍珠发饰束缚着,耳垂上一如既往的空荡荡;

锁骨中间一条精致的银色项链,上边坠着冰蓝色的水滴状宝石;

往下是齐胸的白色礼服长裙,贴身的设计让少女姣好的曲线全部展现,胳膊大胆地光裸着,臂弯里搭着同样白色的轻纱。

这是不同于如今所有礼服款式的裙子。

不少女性都朝着这个让人惊艳的少女投来了羡慕的眼光。

蔷薇家族的女性,永远都是王城时尚的领头人。

而且,莱娜还年轻,美丽,充满着勃勃的生机。

在年轻一代里,她更是一代佼佼者。

此时那双同发色的瑰红色眼睛正紧盯着奥维亚的胳膊,几欲喷火——

“我说了,放开!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家伙!”

明明她的话应该是对着那位化着神奇妆容的女性说的,奥维亚却觉得这家伙的眼神要把自己烧死。

“那个……”

奥维亚讪讪的,连自己都不知道缘由地开始心虚起来——

话说回来莱娜跟她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她自认为从未惹过这位公爵之女,为什么每次都要来找她的麻烦……

头疼!

奥维亚扶额。

她身边的少女收回了手一转头,莱娜的眼神明显地动摇了一下,似乎也是被这妆容给惊了下。

但很快莱娜就挂上了面具式的高傲,优雅地向前逼近,命令一般地对着那个少女说:

“我和勇者大人有要事商谈,请你先离开一下。另外,要分清楚什么地方次才是发情的场合,这位女士。”

这是不容质疑的驱逐语,底气十足,最后一句话还带着高傲的警告和蔑视。

莱娜.纳嘉,有足够的资格蔑视所有同辈贵族少女。

奥维亚讪笑一下,看向身边的……少女。

她早就习惯了这个家伙的说话方式,倒是有点担心身边这个少女会受不了——

虽然从她的妆容以及表现来看,这家伙的心理素质应该非同寻常……嗯,出去刚才说的可怕的话。

等等,为什么她又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等奥维亚说什么,身边那轻飘飘的话语让她只想一头撞死,只觉得自己的良心都应该喂给低级魔虫!

再顺带上之前那莫名其妙的心跳!

只听见那少女发出杠铃般的笑声,边笑边娇柔到让人想吐的嗲了一下,将头靠在奥维亚的肩膀上——

妆容可怕的少女带着挑衅看着莱娜:

“勇者大人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为什么我要离开呢?勇者大人是吧,您刚才还答应了以后,嗯哼——我好期待今晚……”

这话一出来,空气瞬间冷了几度。

莱娜那眼神就跟刀子一样割了过来。

而奥维亚只想吐血。

刚才哪里说过这种话?话说莱娜似乎一直将她认定成一个花心男,她也得有资本花心才可以啊!

女的,她是女的!

不出奥维亚所料,少女的话显然又勾起了莱娜对奥维亚这个“花心男人”的厌恶——

“他答应了什么?今晚?——哈,不知羞耻——”

冷飕飕的声音,如同极北冰原的寒风,让奥维亚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不,周围的温度是真真切切地降了下来。

“天啊——”

“那是蔷薇大公的……”

“为什么会突然拔剑啊——”

“勇者也真是辛苦啊!”

周围不少人的惊呼和幸灾乐祸都被扇子挡住,但是还有不少飘了过来。

贵妇们齐刷刷地展开了扇子,露出一双眼睛窥视着这边,而男士们则是托着酒杯,装模作样对着这个角落晃着。

只见那个穿着白色贴身礼服的红发少女平伸出手,左手握拳抵着右手的手掌,缓缓拉开——

让人屏息的,是那双手间满溢出来的冰蓝色的光。

那光被逐渐拉长,露出了剑的雏形,直到最后——

晶莹剔透到让人怀疑其坚固程度的细长剑身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在场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什么,甚至不少人都惊呼了一下。

“没想到蔷薇大公已经将誓约剑交给她了——”

“不愧是……”

“继承人已经毫无疑问了吧?”

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莱娜收起了所有表情,明明是温暖的红发红眼,此时却让人恍惚觉得是冰雪女神降临。

奥维亚刚伸出手:“莱娜别——”

那双酒红色的眼瞳瞬间就杀了过来,少女手中长剑一挥,带起一阵白色的寒雾,剑尖直冲着奥维亚的脖子。

莱娜皮笑肉不笑,眼神里是不容错认的冰冷火焰:“什么?!你这个轻浮的男人要对着神明忏悔了吗?没事,我会负责将你送到神明面前的——用我的剑亲手——”

狰狞的话语到最后,直接用力一刺,那尖锐的凶器就直接朝着奥维亚的喉咙袭去了!

这下奥维亚可不管什么绅士风度了,直接一把将身边的少女给推开,双手精准卡住了剑身,硬是制止了剑的动作。

刚接住这攻击她就心里咯噔一声,冷汗又一次狂流:完了,这种力道,竟然是来真的啊!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