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男士同情地看着热闹非常的角落里。

“您竟然就是勇者大人,看起来真的好瘦弱啊!”

少女很热情,白花花的胸脯紧紧贴在奥维亚的胳膊上,随着话语不停挤压。

如果单纯看她的脖子不看脸,这姑娘是个美人。

可惜,少女仰起脸的时候,那极富冲击力的妆容实在是挑战人的审美!

大红色的眼影几乎要涂成一个圆圈,像是被谁迎面打了两拳,几乎看不到她红色的眼瞳,血红唇部完全是“血盆大口”的写照,而惨白的可怕的脸就别说了这不叫化妆,这叫毁容!

总之,不知道是谁搞了这么一个恐怖片现场,也不知道谁跟这个女性这么大的仇。

也正是如此,不少男性都同情地看着勇者,顺带稍微挪了下脚步,不敢靠近,只敢窃笑私语,大概怕少女转移目标吧。

艳遇艳遇,起码对象要“艳”才行吧?

对于奥维亚来说,苦恼并不是来源于少女这可怕的外表。

“实在是不好意思……”奥维亚板着脸努力想要把胳膊抽回来,“其实我——”

是一个女性。

可是不管她怎么想要表达这个事实,喉咙和意识都会在这个时候空白起来,淡色的唇瓣无力地开合,却无法吐出最关键的字眼。

无形的力量在阻挠她说出真相。

为此,她很苦恼——

说不出来的话,难道要脱了裤子让这个女人看吗?

她真的没有邪恶的巴比伦塔!已经确认过很多遍了!

说不出来真是让人烦恼,是一个女性怎么了!又没人规定勇者不能是女性!

奥维亚还真将手放在了腰带上,然后又绝望:这腰带她都解不开!又是那无形的力量!

啊,她宁愿当一个变态也不想继续被当成男人了!

要怎么才能优雅表示老子,啊呸,老娘想约的是帅哥,而不是妹子?

急,坐等!

“多么迷人的蓝色眼睛,您的发色比阳光更清澈……”

少女不知道勇者的内心纠结,继续用着虚幻的语气感慨道:“能够这么近距离站在您身边,真的跟做梦一样呢,恐怕不少女性都在嫉妒我呢,嫉妒我能够如此贴近您。”

连日的艳遇让奥维亚心累无比:“啊,好想脱裤子……”

“啊?!”少女惊讶捂着嘴,娇羞地拍了一下奥维亚,“您在说什么呢!现在就脱裤子什么的,太快啦!起码、起码要等到回去后……”

“不不不!我刚才什么都没说!那个……能不能请你放开我?这样有点不方便……”

为了避免被误会真的想脱裤子,奥维亚松开了手,不再握着腰带扣,看起来似乎放弃了做变态的想法。

谁知道,这普普通通的话像是戳了奇怪的开关,少女立刻一副心碎的表情看着奥维亚,眼角都冒出了泪花:“我是不是惹您厌烦了?我并没有拒绝您的意思,真的,我如此爱慕着您……”

“那个,我并没有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啊……”

奥维亚的又一次重申,引来了更可怕的话。

“我竟然让您厌烦了,真是抱歉勇者大人,如果您真的讨厌我,请让我用生命来平息您的愤怒吧!”

奥维亚:……卧槽?什么鬼?戏怎么这么多?

她赶紧抽回手,不敢真握住少女的脖子:“不!我并不是讨厌你我只是觉得距离有点近,嗯……我有点紧张……!”

“真的吗?”女性似乎一眼不会就要自裁一样。

“真的真的!”奥维亚狂点头。

少女又一次夸张地松了一口气,低头,嘴角的戏谑一闪而逝:“那么您就是不讨厌我了?”

“是的是的……”奥维亚继续心累点头。

然而,没想到接下来少女竟然直接摸上了奥维亚的胸!

还边摸边露出惊叹的神色感慨:“不愧是勇者大人,这胸膛坚硬如盾——”

白皙的手指暧昧逡巡……

奥维亚秒回神,立刻捉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几乎要崩溃:尼玛,里面穿着可以称为神器的背心,可不就是比盾牌还坚硬嘛!

“那个——”奥维亚真是满头大汗,觉得今天这个真是不好招架,“请不要这样,这样影响不好!”

她竟然被一个大波袭胸,身为平胸的尊严都被践踏了!

“放开你的手,你以为你是在跟谁相处!”

就在奥维亚头疼的时候,身后那背景音突然传来了这么一句特别清晰的愤怒呵斥。

这声音……

这高傲……

这愤怒……

奥维亚的动作瞬间僵硬了,所有乱七八糟的情绪和吐槽全都丢开,脑后冷汗刷的就挂了下来。

她僵硬回头:“啊,晚上好啊,莱娜。”

来人是这个国家唯一的女大公独女,下一任的蔷薇家族继承人。

瑰丽的红色短发被白色的珍珠发饰束缚着,耳垂上一如既往的空荡荡;

锁骨中间一条精致的银色项链,上边坠着冰蓝色的水滴状宝石;

往下是齐胸的白色礼服长裙,贴身的设计让少女姣好的曲线全部展现,胳膊大胆地光裸着,臂弯里搭着同样白色的轻纱。

这是不同于如今所有礼服款式的裙子。

不少女性都朝着这个让人惊艳的少女投来了羡慕的眼光。

蔷薇家族的女性,永远都是王城时尚的领头人。

而且,莱娜还年轻,美丽,充满着勃勃的生机。

在年轻一代里,她更是一代佼佼者。

此时那双同发色的瑰红色眼睛正紧盯着奥维亚的胳膊,几欲喷火——

“我说了,放开!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家伙!”

明明她的话应该是对着那位画着神奇妆容的女性说的,奥维亚却觉得这家伙的眼神要把自己烧死。

“那个……”奥维亚讪讪的,连自己都不知道缘由地开始心虚起来。

心虚什么啊!

在奥维亚身边的少女收回了手,一转头——

莱娜的眼神明显地动摇了一下,似乎也是被这妆容给惊了下。

但很快莱娜就挂上了面具式的高傲,优雅地向前逼近,命令一般地对着那个少女说:

“我和勇者大人有要事商谈,请你先离开一下。另外,要分清楚什么地方次才是发情的场合,这位女士。”

这是不容质疑的驱逐语,底气十足,最后一句话还带着高傲的警告和蔑视。

莱娜.纳嘉,有足够的资格蔑视所有同辈贵族少女。

奥维亚讪笑一下,看向身边的人,有点担心。

她早就习惯了这个家伙的说话方式,不知道身边这个少女会受不了。

虽然从她的妆容以及表现来看,这家伙的心理素质应该非同寻常。嗯,比如刚才说的可怕的话,不像是普通人能说出来的。

等等,为什么她又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预感完美实现了。

身边那轻飘飘的话语充满了挑衅,奥维亚顿时只想一头撞死,只觉得自己的良心都应该喂给低级魔虫!

只听见那少女发出杠铃般的笑声,边笑边嗲了一下,嗲让奥维亚起了鸡皮疙瘩,然后还将头靠在奥维亚的肩膀上,带着挑衅看着莱娜:

“勇者大人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为什么我要离开呢?勇者大人是吧,您刚才还答应了以后,嗯哼——我好期待今晚……”

这话一出来,空气瞬间冷了几度。

莱娜那眼神就跟刀子一样割了过来。

而奥维亚只想吐血。

周围人都投来了羡慕同情的目光,还有不少人隐晦地打量着莱娜和奥维亚,同时还看向另一个少年。

不远处,一个文质彬彬的少年一直看着莱娜,身边有个戴面具的人戳他:“菲尼尔,怎么莱娜又去找奥维亚了啊?”

“狄克,你又不是不知道莱娜最讨厌奥维亚这种轻浮行为了……”

“啧,她纯粹就是看不惯奥维亚吧?”

菲尼尔叹气,耸肩:“所以我也只能为奥维亚祈福咯,莱娜的剑我可不想尝试啊!”

狄克少年摸了摸自己的面具:“啧啧啧,勇者啊勇者,那家伙竟然就是勇者,真不意外。说起来,你和莱娜的婚约是不是已经定好了?”

菲尼尔脸红了,轻轻点点头:“嗯,仪式在毕业典礼后。”

“哈哈哈,到时候记得请我们吃饭啊!”

即使是未婚夫,菲尼尔也不敢触霉头啊!

可怜的奥维亚想要自证清白:“喂,我是……”无辜的啊!

她才没有说那种话!

可惜她的努力失败了,因为她没有把话说完的机会!

少女的话很成功、很完美地勾起了莱娜厌恶!对奥维亚这个“花心男人”的厌恶!

“他答应了什么?今晚?哈,不知羞耻——”

冷飕飕的声音,如同极北冰原的寒风,让奥维亚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不,周围的温度是真真切切地降了下来。

围观人群瞬间后退了一大步,不少女性都抖了抖。

“天啊——”

“那是蔷薇大公的……”

“为什么会突然拔剑啊——”

“勇者也真是辛苦啊!”

虽然被波及了一点,周围不少人却还是看戏为重。惊呼和幸灾乐祸被扇子挡住了一点,但还有不少飘了过来。贵妇们齐刷刷地躲在扇子后边,露出一双眼睛窥视着这边,而男士们则是托着酒杯,装模作样对着这个角落晃着。

看好戏的姿态真是一模一样啊。

那个穿着白色贴身礼服的红发少女平伸出手,左手握拳抵着右手的手掌,缓缓拉开。

让人屏息的,是那双手间满溢出来的冰蓝色的光。

那光被逐渐拉长,露出了剑的雏形,直到最后完全显现。

晶莹剔透的、美丽无比的传奇武器,誓约之剑。

剑身细长,让人都忍不住怀疑其坚固程度,护手是展开的羽翼形状,剑柄处还有一颗透明的宝石,华丽非常。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什么,甚至不少人都惊呼了一下。

“没想到蔷薇大公已经将誓约剑交给她了——”

“不愧是……”

“继承人已经毫无疑问了吧?”

“原定的继承人就是莱娜吧?根本无可动摇啊!”

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莱娜收起了所有表情,明明是温暖的红发红眼,此时却让人恍惚觉得是冰雪女神降临。

奥维亚刚伸出手:“莱娜别——”

那双酒红色的眼瞳瞬间杀了过来,威势凛凛。

少女手中长剑一挥,带起一阵白色的寒雾,剑尖直冲着奥维亚的脖子。

莱娜皮笑肉不笑,眼神里是不容错认的冰冷火焰:“什么?!你这个轻浮的男人要对着神明忏悔了吗?没事,我会负责将你送到神明面前的,用我的剑亲手送你过去!”

狰狞的话语到最后,直接用力一刺,那尖锐的凶器就直接朝着奥维亚的喉咙袭去了!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