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熟悉的办工桌,也不是堆积成山的文件,常用的电脑也消失不见,所在的地方明显不是呆惯了的那个小小的办公室。

环视四周,林浩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目光所及是一张尽显奢华的办公桌,房间的装潢像极了小说里描写的中世纪贵族宅邸。

“男爵大人,您醒了吗?”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管家服的老人。

但让林浩惊讶的并不是老人的穿着,而是他的样子。

皮肤黝黑,锐利的双眼散发着红色的光泽,最怪异的是,老人的额头上长着一对和山羊一样的犄角。

什么鬼?我这是在做梦吗?我记得我明明在办公室里赶着项目计划书,明天早上科长要亲自过目的。因为连续两天两夜的加班,实在撑不住,所以才决定趴在座子上稍微休息一下。

眼前的老人看着就像小说里描述的魔鬼,难道我下地狱了?终于因为加班过度身体撑不住猝死了?

不对啊!就算我死了,也不会下地狱!

这一点林浩是很确定的,因为在他的记忆里,他做过最残忍的事情也就是大学期间玩网游蹲了一个妹子两小时的尸,杀人放火烧杀抢掠什么的可是从来没体验过。

林浩装作发呆的样子,飞快的开始翻阅脑子里的信息,很快他得出了答案。

我穿越了,嗯,而且不是穿越到人类身上。

“男爵大人?”

“嗯,什么事?”

林浩故作镇定的应付着老人,心里却在飞速盘算着该怎么办,但是很可惜在他28年的生涯里,没有学到任何关于这种情况发生时的应对方法。这也是理所当然,《穿越之后该怎么办》这种标题在原来的世界只会出现在轻小说的封面上。

林浩决定走一步算一步。

“您昨天说过下午要出去狩猎,我已经命人备好了马匹,您随时可以出发。”

“取消吧,我有点累了,暂时不要打扰我,让我休息一下。”

“是。”

魔鬼模样的老管家鞠了一躬,退出了房间。

接下来的时间里,林浩在房间里开始确认自己的状况。

“果然最先要确认的还是这个吧!”

看到老管家走出房门,我立即从椅子上跳起,冲到房间一角摆着的落地镜前,仔细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略显黝黑的皮肤,虽然不是特别高大,但可以明显感觉到全身筋肉紧绷着的身躯,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还能感受到隆起的腹肌。额头上两根黑色的犄角向后弯曲,漆黑的眼白搭配着红色的瞳孔,耳朵轮廓倒是和原来差不多,只是最上端处变成了尖尖的形状。张开嘴,可以看到两根犬齿一般的獠牙。最让我惊讶的是,我有尾巴,覆盖着坚硬的外壳,好像一节一节接起来一般可以自由活动的尾巴。

是魔族吧,怎么看都是魔族吧?穿越也就罢了,居然还穿越成魔族?

我好不容易压制住自己想大声吐槽的欲望,开始检索自己的记忆。还好,这副身体原来的记忆还好好的保存在脑子里,就好像自己亲身经历过一般。

我叫泰尔,魔族黑岭王国的一个男爵,在王国东北部继承了一片小小的领土,名叫奈尔领,据说是以初代领主的名字命名的。记忆里的泰尔并不是什么贤明的领主,父亲去世的早,年纪轻轻坐上领主位置的他并没有将心思投入到领地的管理中,而是终日悠闲度日,和各路公子哥们到处鬼混,唯一称得上健康的爱好,大概就是锻炼自己的身体了。值得庆幸的是,记忆里泰尔并没有做什么太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让我松了一口气。如果穿越到一个坏事做尽人人喊杀的魔族领主身上,那我还是赶紧自杀重新投胎来得好。

既然身份和现状都确认了,我今后怎么办?

这个问题必须要好好考虑,看来原来世界的我确实是猝死在办公桌上了,可以想象到老爸老妈听到这个消息后的样子,还真是有点对不起二老。不过我所在的单位怎么说也是国家部门,丧葬费什么的赔偿应该不会吝啬,未来照看父母的重任看来只能落在我那大学刚毕业的妹妹身上了。

也就是说我以后必须以泰尔的身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对了,既然是穿越,会不会附带什么外挂啊系统啊或者特殊能力之类的?

“系统!”

“system!”

“变身!”

“卍解!”

“trace on!”

......

......

......

试验了无数我所知道的咒语之后,什么狗屁效果都没有,虽然大多是些奇怪的知识。

嗯,看来小说里这种便利的东西都是骗人的。

既然如此,就只能靠自己了。

幸运的是,我有一片领地,有领民,有权力。

那么,我能做的事情和穿越前没什么区别,那就是,搞生产建设。

毕竟,穿越之前,我是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的一个底层公务员。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