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不打算玩吗?”

听着来自LIME通讯软件上昵称为烟灰的这位多年游戏好友的话语,安白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笑着伸手摸着透明水晶制成的小巧鼠标,点开了网页,然后敲着动着同样透明的水晶键盘,在搜索框内输入了《魔法废土》这四个字。

“你在干什么?”

LIME通讯软件对面的烟灰,自然是听到了这阵敲动键盘的声音,尽管这声音很小。

安白没有去回答烟灰的疑惑,而是就着网页上显示的有关于魔法废土这个游戏的资料念了起来,并且每念一段资料,她就要评头论足一番,无外乎说自己对这些元素早就腻了或是觉得这些东西根本没意思,还不如一个自己很久以前玩过的龙与地下城有吸引力。

烟灰听着几乎都要无语了,他反驳道:“但这可是封测资格啊?你就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就算这游戏真像你说的这么差劲,但免费玩一款最新出、也是近期内最火热的游戏,怎么着也不算亏啊?”

“不不不……”安白老神在在的摇了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有那时间,我还不如先去把随机色的谎言给通关了呢。”

“你竟然宁愿去玩那种小成本制作的游戏都不愿意玩这种几乎能在游戏史上留下浓墨一笔的高分高质量高可玩性的游戏?”

烟灰很是不敢置信的质疑道。

安白撇了撇嘴道:“你这话我可不赞同了啊?谁说小成本小制作小公司的作品就没有可玩性了?正因为它们不入流,才更能体现出它们的特色与众不同,我就是宁愿去玩这种小众的游戏,也不愿意去玩那种早就烂大街的大众游戏。”

“可是人家都邀请了你诶……”烟灰很是无力又可惜的道:“那可是全世界仅有的一万个名额啊……”

“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安白很是无所谓的说着,一点都不觉得可惜,正当她决定要挂断通讯,继续去玩自己刚刚玩了一半停下的随机色的谎言时,她突然想到烟灰今天的举措很是有点反常,以前哪怕出了什么新游戏,她也从未见过烟灰如此殷勤的推荐自己玩,若是自己一口回绝,烟灰也绝对不会继续纠缠不清,怎么这次反倒一反常态了起来?

她停下移向挂断通讯按钮的鼠标,疑惑道:“我说……你为什么这么想我去参与那什么游戏的封测啊?”

烟灰一时没说话,好半响才很是苦涩的道:“想必白还不知道这游戏的封测名额是怎么选取的吧?”

“难道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安白有些奇怪。

“当然不一样,不然你觉得你这个根本就没去关注这个游戏,甚至连帐号都没注册的家伙,会有获得封测资格的机会?”

“……”

安白无言以对,说实话,对于这一点她自己也感到很是奇怪,就像烟灰说的那样,她明明连游戏的帐号都没注册,更没有去参与什么游戏宣传的活动,为什么这游戏策划会把这游戏封测的资格发给自己?

还非常贴心的告诉她,封测的机会已与她的网络身份绑定在了一起,只能自己使用,无法转让给他人。

对于这一点,她也很无奈。

安白想了想,猜测道:“那会是什么方式呢?难道是随机不成?”

“当然不会是随机啦。”烟灰否定道:“如果采用随机的方式,那我们天朝就太占优势了。”

“这话怎么说?”

安白很是不解,按理来说,随机不才是最公平的吗?

“看来你对这个游戏的了解还真是少啊……”烟灰不禁叹了口气,他说道:“魔法废土并不是只在国内运营,它的范围可是囊括了整个世界。”

“那很正常啊?不是有许多游戏都做到了全世界运营吗?”

“但是魔法废土不一样。”烟灰强调道:“魔法废土是真正做到了在全世界运营,而不是向以往那些游戏一样,以划分区服务器的方式来达到全世界运营。”

“诶?”这下安白倒是有些惊讶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全世界玩家都会在一个服务器里头?”

“是的。”

得到了烟灰的肯定,安白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道:“不可能的吧?那制作魔法废土这款游戏的公司到底是哪家公司啊?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烟灰见安白如此吃惊,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这还只是其中一点,你要是好好的去了解了解这款游戏,绝对会让你惊掉下巴。”

“是吗?”安白很是有点不信任的感觉,但是却又被烟灰勾起了些许的兴趣,“这叫魔法废土的游戏,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好不好玩,你玩一玩不就知道了。”

吐槽完,烟灰又继续道:“你别再打断我了啊,我还没讲完呢。”

“好好好,你继续……”

安白安下心来继续听烟灰讲。

原来这游戏确实有很多地方都与以往的游戏不一样,比如说这封测名额的获得,就不同于其他游戏的采取的抢号模式,而是由该游戏公司的工作人员,对那些在游戏界内很是知名,且操作技术与游戏意识都绝佳的玩家,发出了封测邀请函,邀请他们一同来进行游戏的封测。

正巧,安白就是这样的玩家,只是她平时比较低调,除了偶尔上上国内国外的游戏论坛发点技术贴与视频贴外,几乎不发什么无意义的帖子,但正是这样的做法给她添加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又因为她每次上传视频中的角色都是妹纸角色,玩家就认定她是极为稀少的女性高玩——不同于上一个时代中对高玩的定义,在现在这个游戏井喷的时代,高玩的意思是指一群追求操纵与意识的极限的一群玩家。

在国内游戏玩家圈子内极为有名的安白,自然不会被忽略,哪怕她没有关注该游戏,也没有注册该游戏的帐号,该游戏公司还是给她发出了封测邀请函。

除了封测名额获取方式的改变,该游戏还有许多方面的不同,全世界运营是一个,全新的游戏方式也是一个,还有许多需要玩家去解锁的未知地域与未知剧情,这些都是该游戏区别与其他游戏的独特之处。

听烟灰讲了许久,不得不说安白确实是有些心动了起来,但是不知为何,她第一次看这个游戏就觉得不顺眼,这种第一印象,哪怕是此时此刻也一直在影响着她的选择。

“怎么样怎么样?听我说了这么多的特色,你还没有兴趣去玩一玩吗?”烟灰赶忙加了一把火。

苦恼的思索了许久,安白最后还是无法做下决定,她犹豫道:“我得考虑考虑……”

“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啊,这游戏绝对超棒的好吗?”烟灰还在不遗余力的劝着,安白却被烟灰不断的劝说给惹怒了,她不耐烦的喊道:“有什么好急的啊?”

“是我去封测又不是你去封测,你怎么一副比我还激动的样子?”安白真是不明白了,这烟灰平时挺正常的一个人,怎么这回变成了这样。

“我这不是怕你做出错误的决定后悔嘛……”烟灰陪着笑说着,他可不敢真的惹怒了安白,万一又向上次那样一气之下拉黑了他几个月不理,那他真是哭都没地儿哭去。

“行了行了,这封测开始不是还有几天吗?我想好了就会去的。”安白说着,忽然眼珠子骨碌一转,她像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忍不住问道:“对了,我还没问你呢。”

“问啥?”烟灰说的有些心虚,本来他还以为安白没看出来,结果没想到还是被安白给察觉到了异常——不,应该是安白看不出来才是不正常的,毕竟按照他的了解,安白对这类事情可是特别的敏感的。

“还能问啥。”安白眨了眨笑了起来,她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动着黑色的电脑桌面,发出的声音在她静悄悄的卧室内不断的回响——由于安白在玩游戏的时候,特别不喜欢其他的光亮,所以此刻她的卧室内什么灯光都没开,除了从电脑显示屏与键盘、鼠标和摆放在电脑桌靠墙边的游戏舱内不时跳动的绿色光点——一片漆黑中,微白的电脑光印照在她的笑脸上,倒是显露出了几分诡异的感觉,再联想到她之前还正在玩一款名叫《随机色的谎言》的恐怖解密类游戏,不得不说……她的胆子挺大的——

回到正题,烟灰听着从安白那边传来的敲击桌面的声音,忍不住冷汗都流了下来,他自然知道安白是在暗指什么……

他哆嗦着道:“那个……我只是稍微……透露了……那么……一点而已……”

“一点?”安白微笑,停止了食指敲击桌面的动作。

烟灰心头徒然一抖,赶忙老实的交代道:“我就只发了个帖子!就一个帖子而已!”

“……真的就一个帖子?”安白不太相信,以往的时候,每次有什么新游戏出来了,自己若是去玩了,出了什么技术贴与视频贴,烟灰可都是有着第一手资料,虽然那是她默认了的,但是可别忽略了这个样简单的一个事情。

以前的时候,安白在论坛上发这些技术贴与视频贴亦或者是讨论贴,都是免费的,连论坛币都不会收取,但自从在一次游戏中认识了这个昵称叫烟灰的家伙后,这家伙就好像闻到了腥味的鲨鱼一般,咕隆咕隆的跟她说了一大堆的想法。

安白一听,觉得不错,本来她就是个比较懒的人,把精力都投入了游戏,她也就懒得再去想其他的问题,正巧有烟灰帮她处理那些事情,她也就顺了烟灰的意。

不过,这一次可不同,她虽然懒,但也不傻,尽管对魔法废土这款游戏的第一印象就不好,但这不妨碍她在听了烟灰说了许多后做出一个客观的评价——魔法废土将会成为一款跨时代的游戏作品。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