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市的海边,海浪轻轻地冲刷着金黄色的沙滩,天空中柔软的白云被风儿揉捏成各样的形状。

在这金色的沙滩上,只有一座别墅,建筑看起来有些老旧,像是几十年前建造的了,但它依然十分的牢固,墙体上一些开裂的地方,就是它饱经风霜的印痕。

别墅中晾晒着的衣物,似乎表示着,在这里,仍然有人居住。

“唔……吧唧……吧唧……”一个长相可爱,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少年抱着被卷成了一团的棉被,晶莹的口水无意识地从嘴角流下,似乎在做着什么不可描述的美梦,“白……白虎……好吃……”

厚实的窗帘紧紧地拉着,遮挡住了外面的阳光,也让房间里的人难以察觉到时间的流逝。

就在这时,房门被猛地打开了,刺眼的阳光顿时从门外照射进来,让睡得正熟的少年一时间有些难受。

“喂——小祖宗!起床了!”一个穿着黑丝水手服,长着娃娃脸的女性,走入了房间里,一把夺走了被少年紧紧抱着的被子,宽松的睡裤下,那个被搭得老高的帐篷格外的显眼。

“呜……唔……”少年依然无意识地呓语着,不愿意睁开眼睛。

娃娃脸的女性一下子就将脸凑到了少年的耳边,扯开了喉咙大喊道:“臭小子——起床——起床——起床!!”

“啊唔……”少年终于在这巨大噪音的折磨下,勉强地睁开了眼睛,他看着穿着黑丝水手服的女性,不仅没有清醒,嘴角反而流出了更多的口水,“诶嘿嘿……小姐姐……”

在娃娃脸的女性尚未反应过来的瞬间,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抱住了她的大腿,将脸颊使劲地在那手感极佳的黑丝大腿上蹭着,把那晶莹的唾液也涂在了上面。

沾上了唾液的黑色丝袜,在隐约间,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喂——”娃娃脸的女性语气不善地警告着,虽然极为克制,但是身体却依然在微微地颤抖。

“小姐姐……小姐姐……”少年依然无意识地呓语着,另一只还空闲着的手,竟然得寸进尺地朝那裙子底下,最为神秘的地方探去……

“臭小子!”

“哇!”

“臭小子,今天不揍你一顿,老子就不姓管!”巨大的咆哮有些失真,而且那声音也不是女性的声音,虽然比较中性,但还是能听得出来,是属于男性的声音。

“啊!管叔你怎么在这!哇,别别,别动手,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少年缓缓地向后退,一脸慌张着地说道,“误会,这是误会!我还以为是在做梦呢!”

“晚了!”娃娃脸的‘女性’朝拳头上吹了口气,然后猛地朝少年的额头打去,少年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这最终审判。

但意想之中的疼痛感却没有传来,只是感觉额头被手指轻轻地弹了一下,有些疼,但相比想象中的疼,那可就要温柔得多了。

“管叔,怎么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只是听声音就让人觉得心中一阵舒坦,不是那种矫揉做作的小女生,也不是那种粗犷暴力的女汉子,而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声音,显得非常有修养,也很淑女,真要用什么来形容的话,那就应该是大部分人印象中家教良好的大小姐的声音。

“啊……姐姐。”经过刚才的事情,少年早就清醒了过来,抱着被子讪讪地笑着转移了话题,“管叔,你怎么又穿女装了啊,难道是瘾头上来了……?”

“嗯?”娃娃脸的‘女性’一把揪起少年的耳朵,“你这家伙还真是个祖宗,今天是你娘和你爹的祭日,去上坟,懂吗?”

“哦……对哦!”

“臭小子,赶紧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后我们就要出发了!”

“知道啦——”

“弟弟,快点哦,再不来吃,早餐就凉了呢。”那个感觉像是大小姐的少女,用温柔又带些责备的语气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少年继续不耐烦地回答着,飞快地从床上窜了起来,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别墅里的每一间房都是自带卫生间的,洗漱之类的事情,都可以在各自的房间里解决。

少年拉开窗帘,停驻在窗台上的麻雀扑棱着翅膀高高飞起,仿佛在预示着新一天的开始。

“我叫秋叶,是这座别墅主人的儿子,但是我的父母在十年前就已经失踪……或者说是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吧,所以我是由父母的几个朋友抚养长大的,准确说,应该是基本都是由管鹏一手带大的,哦,管鹏就是刚才那个娃娃脸的家伙的名字,明明比我大得多,但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呢,走在街上被稀奇古怪的人表白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说起来,这家伙都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呢。”

“至于刚才那个端庄的大小姐,她叫叶洛夜,和管叔这个女装变态不同,她是纯正的女孩子,也是我的亲姐姐……”

“没错,是同一个妈生的孩子,为什么姓氏不同呢……因为我姐姐是和母亲姓,而我呢,是和父亲姓啦。”

秋叶挠了挠头发,自言自语地嘀咕着:“我在这里瞎说什么呢,算了算了,洗漱!”

小时候的记忆已经模糊,只记得那个时候家里可不止这么冷清,有一大帮人呢,只是突然有一天,她们全都消失了,而父母的样子,也只有在看着照片的时候才能回想起来。

其实父母突然神秘消失的那一天,秋叶还是独身一人的,等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除了发现这一切不是梦以外,还发现自己的姐姐也留在别墅里,并没有消失。

年幼的他俩靠着冰箱里的食物生存了一个星期,几乎都快要被饿死了,要不是管鹏前来做客发现了家中的异常,恐怕秋叶和他的姐姐叶洛夜早已去了另一个世界了吧。

“吃吧,慢点,别着急。”管鹏托着下巴坐在餐桌的另一头,宽敞的餐桌上只坐着他们三个人,显得格外的冷清。

自从管鹏知道了秋叶他们的事情后,就照顾着他们直到现在,而秋叶父母的墓,也是在他们失踪了一年后立下的。

今天的管鹏和往日不同,看起来格外的沉重一些,虽然脸上还挂着些许的笑意,但是那双眼睛却总透露着淡淡的怀念和忧伤。

“管叔,管叔?”秋叶叫着管鹏,却没有得到回应。

叶洛夜在一旁安静地喝着茶,在她的面前是摆放地整整齐齐的餐具,餐具干干净净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没有用过的呢。

“管叔,你胡茬没剃干净。”秋叶见管鹏不回答,便有些恶作剧地说道。

“嗯?没剃干净吗?”管鹏猛然回过神来,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粗看感觉十分光滑,但是细看,确实是还残留着一些较硬的胡茬的,他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些许的无奈,苦笑道,“呵呵……唉,终归是老了啊。”

“哎哟,管叔你这还是第一次称自己老了啊?你平时不都说你自己像十八岁的小姑娘一样年轻吗?”

“呵,像我这样风一样的男子,永远都是年轻帅气的好伐,等等,臭小子,你刚才说什么?小姑娘——?”

“好啦,管叔,让秋叶吃吧,早点吃好才能早点出发呢。”叶洛夜轻轻地叩了叩桌子,阻止了这一场即将爆发的战争。

“嘁,看在我们家小公主的份上,本大爷就不为难你了。”

秋叶还想说些什么,被自己的姐姐看了一眼,顿时就把话给咽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没见过姐姐发火,但秋叶却从小都怕她呢,大概是被某种气场给震慑到了吧。

而管鹏呢,还真的去房间里重新刮胡子了,出来的时候,明显觉得他的下巴比之前更光滑了许多。

早餐后,就去往了小城市的公墓,在风水最好的那个山头上,立了一排的墓碑,有秋叶父母的,也有秋叶的阿姨以及和秋叶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什么的……

这些,都是和他父母在同一日消失的人们。

“叶雯,秋易,我带着你们的儿子和女儿来看你们了。”穿着女装的管鹏将一束花放在墓碑前,自言自语地说着些什么,反正秋叶是没有兴趣听的。

叶洛夜一脸严肃地站在墓前,虽然没开口说话,但大概也是在心中对父母说着些什么吧。

只有秋叶一人显得最为随意,只是在每个人的墓前随意地摆了几下而已。

“老爸老妈,你们在天堂不用担心,我和管叔生活的很好,管叔什么都好,就是如果不女装的话就更好了……”

秋叶讨厌女装,因为小时候被母亲套上女装无数次,还因为女装被同学欺负过,落下了心理阴影,现在就算见到女装的伪娘,都会选择绕道走——也就是对抚养自己长大的管鹏的忍耐力,稍微强上一些吧。

“浅语姐……祝你在天堂过的开心……虽然我已经忘了你长什么样子了……”

“太阴姐姐,天音姐姐,喜欢你们在天堂共枕眠……呸,希望你们在天堂也过的开心……哦对,祝愿太阴姐姐能从贫乳变成巨乳……”

“水水阿姨,祝你在天堂也依然幸福……”

年复一年的扫墓,早已让秋叶习以为常,如果说刚开始还会伤心,那么后来,就显得随意了许多,时间,果然是能抚平一切的伤口。

叶洛夜和管鹏也已经习惯了总是没个正形的秋叶,在上坟完后,就如常般地回到了家中。

“哈——果然还是床上舒服啊……”秋叶一骨碌地滚到床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伸手从床底下摸索着什么,“嗯——今天宠幸你们谁比较好呢?”

别想多了,在秋叶的床底下,只是放满了各种不可描述的东西而已,从道具到书籍,从书籍到碟片……都是应有尽有。

这些都是秋叶的个人珍藏,不对,应该说主要是他父亲的个人珍藏,现在被秋叶继承了下来而已。

“啊!”秋叶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或者是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一样,飞快地将手给缩了回来,“诶?难道有老鼠……可恶,不准破坏我的收藏品!”

他愤愤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将半个身子都伸进了床底下摸索着,有什么东西咬着他的手死死不放。

“哼哼,等把你拖出来了,一定要让你知道什么叫恐惧!”秋叶咬着牙忍着疼痛,总算是好不容易把那个东西给拖了出来,可眼前的,却不是什么老鼠或者其他的啮齿类动物,而是一本布满了蜘蛛网的书,看起来很有年代感。

当把书拖出来后,那种被咬住的感觉就消失了,他把刚才的不快都转化成了好奇。

“这是什么?从来没见过啊?”秋叶用手拂去封面上的灰尘,只看到两个斑驳的字体,其它的字好像都在岁月中被磨损了,“召……唤?什么东西?某部小说的设定集吗?”

他抱着好奇打开了书,里面的书页都是残缺的,显然有人撕掉了大量的内容,只留下了极少的部分。

但光是这极少的部分,就足够让人感到新奇了。

这是一部召唤英灵的说明书,按照上面的步骤,就可以召唤出英灵并且签订契约,召唤出的英灵就相当于主人的仆从,将会听从主人的任何指示。

秋叶的口水当时就忍不住又流了出来。

“嘿嘿……听从主人的……任何指示……任何?嘿嘿嘿……这样的话……召唤出一个完全听从我的少女做肉……嘿嘿,好像……不错呢?”

少年的身上总是充满了活力,也总不缺少对未知事物尝试的信心,虽然知道基本不可能召唤出英灵来,但他还是想试试看,那万一就召唤出来呢?

说不定这世界上就有凌驾于科学之上的东西呢?

“嗯……我看看,召唤需要的基本配置是一个六芒阵,绘制六芒阵纹路需要用荧光的材料,唔,自带发光特效吗?然后……六芒阵的六个角需要放置上能量宝石……然后中心要放上召唤不同种英灵所需要的媒介,比如放上一把剑可能就能召唤到骑士……”秋叶用力地点了点头,‘啪’地一声把书页合上,“我知道了!看起来很简单的样子嘛!能量宝石的话不就是水晶电池吗,而媒介的话……最能代表少女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最能代表少女的东西是什么,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但在秋叶心中,却只有唯一的一个答案,那就是——胖次!

没错,能召唤出少女英灵的媒介,绝对是胖次无疑。

秋叶十分坚定地想着。

所谓的水晶电池,是秋叶所生活的这个2026年的新产物,是两年前普及的电池,它的优点是体积小、储能多、浪费掉的消耗少。

而他第一次认识水晶电池,还是在某种不可描述的柱状玩具中知道的……

只要指甲盖那么小的一枚,就能让那玩意儿震动三天三夜都不停歇。

荧光粉家里没有,但是家里有荧光的套套,用那个凑合一下应该没问题,而水晶电池,秋叶也有不少,那么,现在最缺少的,就是——

纯洁少女的胖次!

很高兴,秋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在他的家里就住着这么一位纯洁少女,那就是他的姐姐。

晚上换洗下来的衣物用洗衣机统一清洗后,就被管鹏挂在了院子里的晾衣杆上,趁着夜色,想要偷到一条胖次,并不是什么难事。

秋叶的心就像是猫抓一样难受,好不容易等到月亮都被云雾笼罩住,管鹏和叶洛夜房间里的灯都关上的时候,才蹑手蹑脚地走进了院子里。

因为连月光都没有,所以视线中的一切都只有个大致的轮廓,非常的模糊,但秋叶还是飞快地分辨出了胖次所在的位置。

他将那还未晾干,仍有些潮湿的胖次扯了下来,然后飞快地朝地下室跑去。

不是因为地下室比较隐蔽,而是因为那一整盒荧光套套都被放在地下室里。

“吱呀——”地下室厚重的门被推开,呛人的灰尘让秋叶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但为了不吵醒管鹏和叶洛夜,他强自忍着,大口地喘了几口气,就一侧身溜进了地下室里。

所谓的地下室其实就是杂物间,里面乱到根本没有人愿意进来,也是最适合秋叶藏好东西的地方,一些在床底下放不下的东西,就会被放到这里面来。

虽然这里像是垃圾堆一样堆满了东西,但对于秋叶而言却像是在整齐的书架上找到中意的书那样容易。

很快就找到了那盒荧光的套套,秋叶一股脑地将杂物给推到一旁,留出一块空地用来画六芒阵。

地下室里当然是有灯的……

“啪嗒、啪嗒。”秋叶摁了几下开关,并没有光亮起来。

好吧,看来地下室里的灯已经坏了。

不过这难不倒秋叶,他继续从自己的宝藏里翻出了低温蜡烛,这个本来是情趣玩具的东西,在此刻就只充当着最基本的照明材料。

六芒阵并不复杂,秋叶将套套拆开,把荧光的一个个小圈圈整整齐齐地排列好。

但它也不算太简单,即使是做一个最小最基本的六芒阵,材料都差点不够。

“嗯……能量宝石放在这六个位置,好……搞定……接下来……”秋叶流着口水,把自己姐姐的胖次放在了六芒阵的中央作为媒介以及献祭的物品,然后按照书上写的,屏气凝神……

然而并没有召唤咒语,因为书上说了,召唤咒语要念一首符合所要召唤出的英灵的诗。

比如要召唤李白的话,就要念一首李白的诗……

“召唤可爱听话的少女,应该念什么?”秋叶陷入了深思,但这种问题自然是难不倒他了。

“召唤萝莉好像是不错的选择,培养成肉……嗯……那就这样吧!萝莉有三好,音清、体柔、易推倒,出来吧!吾之奴仆,主人在召唤你!”

七彩的光华闪烁,无尽玄妙的图案变换……

都没有。

什么也没发生,一切都如刚才一般平静。

“萝莉赛高,贫乳王道!”

“那就来个妹妹也行!”

“巨乳的大姐姐也没问题啊!”

没有反应,没有任何反应。

“我真是个白痴啊……”秋叶捂着额头自言自语道,“怎么会相信这种事情的……”

“阿拉阿拉,真是个天真的少年呢~”

“啊!是谁!?”

秋叶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却发现那声音……似乎是从自己的左手中发出的?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