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风和日丽的一天,皇家马车停在了我家门口,近卫骑士将整栋房子围的水泄不通。

而皇家马车的主人,此刻就坐在我的对面陪我喝茶呢。

只见她端起茶杯,优雅地抿了一口。

“嗯,果然还是克菲儿你泡的茶好喝。”

我腼腆地笑了笑,总觉得她在开玩笑。我泡的茶哪里比得上王宫的水准呢?就连茶叶还是前些日子她说某某大臣进贡了一批上等红茶,于是便捎了一些给我。难道同样的茶在我手上还能泡出不同味道来吗?

忘记介绍了,我眼前这位穿着红色洋装,金发披肩的女生名字叫特瑞丝缇。应该是我十五年以来见过最优雅的人,就像一本宫廷礼仪书的活教材,任何一个举止都优雅、端庄、无懈可击!

当然仅限公众场合……

我们在她还是公主的时候就认识了,嗯……称得上青梅竹马吧?只不过她比我大几岁啦,如今她已经是女王了,是圣焰王国的最高统治者。

对了,她加冕为王的时候,还是我为她戴上王冠的呢。

当然啦,别看她这个样子,私底下却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哦。

“看到你能从大主教去世的阴霾中走出来我就放心了,前段时间你可是哭了好久呢。”她对我说。

我不露声色的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手捧着茶杯。

“谢谢女王陛下关心,我已经接受现实了。”

“我兴师动众的来拜访你,不会觉得困扰吧?”

“不会啦。”

“主要是我有重大事件要告知你。”

“嗯?什么重大事件?”

究竟是东方的邪教,南方的瘟疫,西方的魔族,还是北方的叛乱我也很好奇。

只听她对我说:“预言中能够打败魔王的人出现了。”

我吃了一惊!

“什么!?能够打败那个人的勇者出现了吗?”

根据圣光的预言,魔王(我习惯称呼他为那个人)最终会被来自异次元的穿越者击败。

而这位穿越者就是我们做梦都期盼的传说中的——勇者。

不过——

我问她:“自从圣光的预言被揭露后,那个人不是将我们建造的九十九座召唤之门统统摧毁了吗?”

“感谢圣光眷顾,让魔王终究还是百密一疏。”

特瑞丝缇抿了一口茶。

“有一座藏在王宫地下的召唤之门并没有被完全摧毁,就连我们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运转着。”

她放下茶杯,凑近了我一点,我同时也向前倾了一些,仔细聆听。

“就在三天以前,真的有一位来自异次元的穿越者被召唤到我们的世界来了哦!”

“没开玩笑吧!?这是真的吗?”我激动得心怦怦直跳。“看来世界有救了。”

“是啊,圣光的预言从来没有出过错。能够力挽狂澜拯救王国的穿越者终于出现了。”

“穿越者是什么样子的人呀?是男生吗?高的?矮的?胖还是瘦?”我好奇的问。

看得出特瑞丝缇犹豫了一下。

“该怎么形容他呢?看上去深不可测。”

“深不可测……?”

我愈发感到好奇,穿越者究竟是什么样子?居然会得到女王这样的评价呀?

“是不是从异次元穿越过来的人都很厉害?那他人现在在哪里呢?已经过去三天了,该不会已经出发去冒险了吧?”

然而,当我问到这个的时候,我隐约看出特瑞丝缇精致到完美的脸蛋上掠过一丝忧愁。

“克菲儿你说说看,预言中能够打败魔王的穿越者出现了,我作为圣焰的女王理所应当全力支援他没错吧?”

我点点头。

“当然了啊,毕竟要对付的是那个人。”

那个人——魔王,大魔头!

有史以来最黑暗!最邪恶的存在!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是禁忌!任何人提到他都会谈虎色变!

“如果真的按预言所说的那样,那穿越者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打败魔王,我愿意调动全国的资源去支援他。”

我点了点头。她说的没错,这早已经达成共识了。只要有人能够打败那个大魔头,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

当初光是建造九十九座召唤之门就花费了天文数字的资源。那时候我还小,只听说甚至演变成了一场竞赛——被那个人破坏了多少就接着造多少。保卫它们牺牲了不知多少人。

如今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穿越者,为了打败魔王,满足穿越者一切战略要求也是无可厚非。

她压低声音对我说:“哪怕将军队交给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当我对他说明一切以后,他却问我要了……”

“要了什么呀?”

她在公共场合说话慢声细语的都要急死我了。

她郑重其事地咳嗽了一声。

“别墅。”

“……哈?”

说实话,我懵了。

异次元的穿越者都不按常理出牌的吗?

“别、别墅…?那陛下答应他了吗?”

“我将城郊的枫丹白露庄园让给他了。克菲儿……对方提的第一个要求居然是别墅,你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呀。”

她欲哭无泪地对我哭诉。

呃……

这个……

我绞尽脑汁揣摩穿越者究竟是怎么想的。

“其实陛下你不用无奈呀,穿越者初来乍到,为了避免过早被——魔王盯上,选择将自己隐藏起来说不定也是打败魔王计划的一部分呢。”

听完我说的话。她的心情似乎被安抚了一些?

“你分析的也对,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还有,他昨天辞退了庄园所有的佣人。”

“呀?这个……”

异次元的穿越者都不按常理出牌的吗×2

“他是我们寄托了希望的穿越者,独自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庄园里又没人照料。于是我找他探讨这个问题,他说他只要一个女仆就够了。”

“一个女仆…?”

“没错,能在他身边安插一个人也好。只是——”

她望着我。

“他指名了要白发美少女。”

“……哈?”

我察觉到,她说完那句话后就目不转睛地望着我。

“白色发色很稀有呢……”我弱弱地说。

“是啊,我只见过你一个。”她对我说,并且还是在望着我(>﹏<)

我被她直勾勾的目光弄得直冒冷汗,我吞吞吐吐地问她:“那个……你该不会是想让我……”

“本来可以找一个美少女染成白发的,但是克菲儿,我希望安插在穿越者身边的人是我最信任的人,而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

哇啊。等、等、等、等一下!

我一下子蹦了起来。

“你真的想让我扮成女仆潜伏在穿越者的身边吗????”

“克菲儿,我指望你能够督促他,让他意识到自己所背负的使命。我知道扮成女仆有失你圣女的身份,但事到如今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不、不、不、不是啦!!”

我暗自心想。

穿女仆装什么的,真的和有失身份无关。

而是……

其实我是男孩子啊……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