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呢...”身边的好友忽然正经的说:“当然是担心你啊...快点快点...手机给我。”,说完,作势就要来拿手机。

我忙把手机攥的更紧了。

没有从我手中拿过手机,青华犹不甘心,还要再抢。

就在我有些头疼的时候,寝室另一边的床上,桂成突然出声道:“哎,你们两个在做什么,不会是...嘿嘿嘿...?”

时隔几年,又听到这句话,让我一阵气闷,差点就没忍住下床去踹这家伙两脚的冲动。

而一边的纪弘跟着他的话开始看似憨厚的笑起来,笑声中带着“大家都懂”的味道...

我正要说什么,身边的青华反而轻笑出声,提高音量道:“怎么?有意见?”

这出乎意料外的话出口,桂成也是稍稍一窒,才反应过来:“这个...倒是没问题,不过别拉上东子啊,要知道,这家伙可是有‘沁然’的人。”

我楞了下,也稍微大声的对青华说:“好啦,先回去吧,有事明天再说。不然对面这两个基佬还以为我俩跟他们是一伙呢...”说完,我给身边的人递了个不要担心的眼神。

青华很快会意,点点头后,朗声道:“那好吧...”

然后,一点也不恶毒的给对面两人补了句:“抱歉...让你们白开心一场...”

“喂喂,我们为什么要开心?”,桂成顿时傻眼了。

“误以为找到同道之人当然要开心咯...”

“青华,不要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嘛。”,我一点也不恶毒的配合好友的话:“这两位同学脸皮很薄的...”

然后,我一本正经的说:“桂成同学,纪弘同学,请放心,我们并没有歧视你们的意思,所以不用感到难为情...”

青华也一副正经的模样道:“抱歉,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是我的不对,两位同学真对不起。”

“啊,我才不是。就算是,也不可能跟桂成这个家伙...”,在我和青华的连环攻势下,纪弘果断选择明哲保身加出卖战友。

“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啊...”,桂成马上表现出一个被出卖者应有的愤怒,对纪弘喝道:“我怎么了?你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你说谁??!!”,纪弘不乐意了。

“谁问说谁!”

“你才是,你这个智商只有二的笨蛋!”

“哼,就算再笨,也比你好一点点。”

这两个家伙窝里斗起来,让我和青华一阵无语,隔岸观火半响,他适时补了句,顿时火上浇油:“你们好恩爱啊...”

“恩...”,我点头赞同:“将来一定会很幸福的...”

“喂喂喂,都说了不是,谁会和桂成这家伙...你们千万别乱想...”

“你说什么?!说清楚,我怎么了?!”

...

等寝室安静下来后,已经十一点半了。本来最开始只有纪弘和桂成在吵嘴,但由于我和青华扇风点火让火势太大以至于蔓延了过来,导致最后变成了几国混战...

盖好被子,我侧躺好,准备睡了。

不知为何,刚才一直在脑海出现的人影又浮现出来...

沁然...

默然半响,我打开手机,翻着与妹妹的短信记录,一时间,心情莫名的复杂起来。

.......

这几天过的...十分漫长...

时间仿佛流动的慢了许多,过去的一个月似乎也不及这几天长,这让我有了度日如年的错觉。

这天,青华终于确认我恢复正常,而不是强颜欢笑后,在吃过晚饭,把我拉出去打桌球,没几杆后,就问这问那起来。

“真的没事了?”,我这最好的朋友用他那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球杆,突然又问了一句。

“恩...放心吧...”,我点点头,顺便调整姿势,“砰”的把八号黑球打进洞里。

“那是做了什么吧?”,再三确认无果的青华用球杆敲敲台球桌,好看的眉蹙起,一副想不通模样。

“喂,什么意思?”,他的反应让我一阵不爽,忍住用球杆敲敲他脑袋的冲动,我再次校准角度,稍一用力,再次击球入洞。

“我是说,是不是你妹妹对你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

我略一怔,疑道:“做了什么?”

“唔...比如说,对你真情告白,以生命相威胁...”青华扳着手指一一数着,突然,换做疑问语气:“或者进行了身体上的亲密接触之类的?”

身体上的亲密接触...

好委婉的说法。

“胡说什么呢...”,我有些紧张起来。

“嘿嘿,那你说,你们怎么和好的?”

我一时语塞,偷看妹妹日记这事,就算是对青华,也不太好意思说出来。

“哼哼...果然...”,见我这样,青华或许以为自己猜中了,摆出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情,但紧接着转成好奇神色:“快说快说...舒不舒服?”

“哈?”,我手指下意识一抖,致使球杆一端擦着白球捅过。

“舒不舒服呀?”

“都说了没有的事...”,我颇为无奈的叹口气,索性用球杆杵着地板看向青华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青华略一想,道:“怎么说呢...你这人...恩...是那种十分保守的类型,只要哪个异性与你有了那种关系,那怕不情愿,并且对面也不要求,你也会主动负起责任的。所以我想,你说没事了,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

他这么一说,让我有些不爽,说的我是老古董似的,于是便道:“这只是你的看法,我有那么保守吗?再说,如果不是自己喜欢的人,怎么会发生那种关系?”

“嘿,你后半句话就充分证明了哦。”,青华拿起球杆,随意捅了下,“啪”的一声脆响,一颗红球应声入洞。

证明了我的保守吗...

我发现不能和青华讨论这个,虽然这是转移话题的绝好机会。于是似随口道:“待会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别转移话题...”,青华瞟了我一眼,把视线放回球桌上,调整姿势欲击球。

果然...

这种转移话题的方式太低级...

我想了想后,明白如果不告诉自己这个最好的朋友,他多半会不依不饶,毕竟,我是真的让他担心了吧。

轻轻叹口气,我道:“其实很简单啦...我去偷看了妹妹的日记,发现这丫头这么急的原因是害怕我有了女朋友,她害怕我和其他女生交往,所以才急着跟我说...”

青华楞了下,唇间露出一抹笑:“偷看日记?这不像你啊...”

“可我已经看了”

“那之后呢?你是怎么做的?”

“恩...”我略一犹豫,道:“我告诉她,只要她不同意,我就不会和任何女生交往。”

青华明显怔了下,手中击球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抬头看我,眼里带着几丝复杂:“为什么?”

青华在问我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式吧...

我苦笑着叹口气:“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最好的办法...又是牺牲自己为前提?”,青华的眉皱起。

“才没有”,我摇摇头:“我也挺喜欢妹妹的...”

“那你和她?”,青华的意思,既是说我和妹妹,以后怎么办。

“不清楚...”,我发现自己一阵迷茫,偶然想的某个可能后,声音不由一窒,道:“或许是那丫头还小,等长大了,说不定...”

说到这,我不由的顿住了。说不定,丫头现在对我的喜欢,更多的是妹妹对哥哥的一种依赖。可能以后独立了,喜欢上了真正喜欢的人...

想到这里,我不敢再想下去,只觉得胸口闷闷的。

虽然话没说完,但青华显然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沉默了两息:“如果真那样了,...会很难过吧...”

我深吸口气,老实说,我都不敢去想这个结果,自己那时到底会如何,只有到了那时才知道吧。

“恩...”,我默然点头。

青华不再说话,只是用球杆打着球,我就站在一边看着,直到他把除白球外的所有球全部打进洞里。

当最后一颗球滚入洞里,发出“喀哒”的脆响后,青华站直身子,对我一笑道:“今天是绝杀哦”

“是”,我点点头:“不过别得意,还有下局。”

“那来吧...”,说完,青华开始重新摆球。

我抱着球杆,看着青华摆球,一时思绪纷飞。

青华是怎么看待我和妹妹的事呢...

希望他不会对妹妹有偏见...

肯定不会的。青华一直是个知书达理的人,肯定能明白的。

就在这么想着的时候,视野余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沁然...

她是陪朋友出来的吗...

在路灯的淡黄色光下,在车道对面,栅栏后的步行街上,在熙攘的人流中,我看见她跟着她的朋友说说笑笑的走着,不过就算这样,也总给人一种安然娴静的感觉。

汽车引擎声,路人的话声,还有混合其他嘈杂的零碎声响,让我听不见一丝她和她的朋友说话的声音,在那么一瞬间,远远的,我以为自己在看一部无声的影片。

明明就在眼前,却是离我最远。

似乎对我的目光有所感应,沁然微微偏头,望了过来。见是我后,她先是显得有些惊讶,随后对我轻轻一笑,并点头示意,是在打招呼。

我压下心头的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像往常一样微微笑着,点头回应。

我和她之间,路上,左右车道的车辆不断交叉而过。突然,一辆公交车驶来,挡住了她的身影。

我有些黯然。

几秒后,公交车驶过,那个穿着淡白色衣裙的身影还在那里,见我还看着她,沁然再次温柔笑着,指指她的朋友,打了个抱歉的手势。

我忙笑着点头。

几个呼吸后,当沁然和她的朋友们走远,我才怅然若失的收回目光。

转头,见青华正看着我。过了半响,他轻轻叹口气,轻声道:“你这当哥哥的牺牲...真的不小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